no-portrait

邂逅风景里的人一一篁岭故事拾掇

新华网首页时政国际财经高层理论论坛思客信息化房产军事港澳台湾 图片视频娱乐时尚 体育 汽车科技食品
江西婺源篁岭古村深藏于婺源东部黄山余脉之中,因地形崎岖,村居大多沿山而建,形成了独一无二的“晒秋”景观,仿若“天上的街市”。古村里千年古树环绕,百年历史的徽派古宅掩映其中,时光仿佛静止。有这么一群人,赋予了篁岭更加鲜活的生命。他们生活在风景中,亦成为一道风景。
精彩观点
2
蓝馨月

重庆妹子成‘最美村姑’

重庆妹子成‘最美村姑’
重庆妹子成‘最美村姑’

扎染的棉布衣服或者盘扣的中式旗袍,编两个麻花辫,不施粉黛,是蓝馨月的日常装扮。这个来自重庆的妹子,没有山城人的爽利泼辣,说话轻声细语,更像是篁岭当地人家的女儿。

一天当中,蓝馨月最爱黄昏。日暮西沉的时候,不管店里有没有顾客,她总是任性地把店门一关,沿着天街的石板路一路走到垒心桥。这是篁岭最适合看夕阳的地方。日落之后,天黑之前的风景,蓝馨月看了4年,看到自己都成为了别人眼中的风景,还是看不够。

2014年,蓝馨月追逐着她的文学梦,加入三清女子写作营,只身一人来到篁岭设立写作基地。彼时篁岭景区刚刚试营业,进出景区的道路还没修好,游客不多,性格安静的蓝馨月一来就爱上了这里。

她细细走过篁岭每一个角落,用眼睛和文字,观察和记录篁岭的四季变换。春天,梯田一片金灿灿,观景台的梨树款款盛开,美到心醉。夏天,山谷的风吹过垒心桥,是夕阳最美的季节。村里的柿子树,果实像小灯笼一样挂在枝头,从暮秋到初冬。关于篁岭的文稿已经积累了厚厚一叠,蓝馨月想抽空整理出书。

“现在店里太忙,只在晚上有时间写写东西。” 2016年,在家人的帮助下,蓝馨月的文创店“村姑的天堂”在篁岭天街开张了。“我从小就在农村生活,长大了还想做一个村姑。”蓝馨月从没觉得村姑是一个“贬义词”。它代表一种亲近乡村、亲近自然的生活状态,她非常享受这种状态。

店里的文创产品,无一例外都凸显着浓浓的篁岭特色。晒秋彩绘帆布鞋和手工包,印有篁岭风景的明信片和书签都摆在显眼位置。随着篁岭景区知名度提升,游客接踵而至、熙熙攘攘,小店的生意也越来越火了。蓝馨月还是会在早上睡到自然醒,为了不错过夕阳而把店门一关,任性得很。

“我对物质方面没有过多追求。篁岭景区提供了宿舍和食堂,吃住都很好。”不过最近蓝馨月有一件“烦心事”。母亲担心她的“终身大事”,催促她今年务必带个男朋友回家。对于另一半,蓝馨月一直抱着随缘的态度,最好能一起待在篁岭,相伴看夕阳。

3
查枢宏

爱操心的‘网红’酒坊老板

爱操心的‘网红’酒坊老板
爱操心的‘网红’酒坊老板

去过篁岭的游客都会注意到一个吹笛子的老人,他就是查记酒坊的老板查枢宏。

今年67岁的查枢宏做事较真,有操不完的心。带着老伴和一根笛子上篁岭的时候,查枢宏是抱着退休养老的想法,平时看着店,闲下来就吹吹笛子解闷。随着游客越来越多,吹笛子的查枢宏成为游客争相拍照的“网红”。

有了“偶像包袱”,查枢宏笛子不离手,有时候一天要吹5个小时。查枢宏说,一段歌就是一段回忆,这笛声得吹到人的心里去。“我吹的曲子都是七八十年代的老歌,很多人说听着就能回忆起当年的青春岁月。”

上午逛天街的游客多,查枢宏就站在店门口吹。下午,他会站在店铺的窗子旁吹,正对着观景台。“下午三点以后光线比较好,游客在观景台正好能把我和晒秋风景一块拍全喽。”就连吹笛子,查枢宏也认真琢磨过。

从2014年开始在篁岭开酒坊,查枢宏连续拿了三年“先进商铺”。也因为长期吹笛子,嗓子劳累长了息肉,查枢宏去年在上海进行手术治疗,现在说话还有些沙哑。

除了琢磨吹笛子,查记酒坊经营的酒类品种也越来越多。血糯米酒、桂花酒、柠檬酒等等多达13种。夏天到了,查枢宏又开始卖新鲜的甜酒酿,一瓶一瓶装好,游客买了就能打开当饮料喝。

五湖四海的游客来到篁岭,经过酒坊,查枢宏并不只看个热闹,而是看出了不少门道。“现在公费旅游的少了,家庭出游的多了,特别是旅游的老年人多了起来。”查枢宏认为,现在出来旅游的人群更加注重的是体验感。“景区的店铺也不叫店铺,得叫业态了,对吧。”虽然常年待在篁岭古村,但查枢宏可一点也不落伍,在他看来,景区的业态还得多元化,得为游客着想,游客满意而归,篁岭的名气自然会口口相传。

晚上,曾有入住篁岭民宿的游客在酒坊和查枢宏聊天,说到夜里营业的店铺太少,夜生活单调,村子里黑漆漆的,住着有点害怕。于是,不管有没有生意,查枢宏坚持每天营业到晚上九点多才关门。

现在,村子里开起了酒吧,还推出夏季夜市,天街的业态也越来越丰富。查枢宏的想法,或多或少得到了实现。这个爱操心的老人仍然吹着笛子,同他的酒坊一道,成为篁岭天街上不可或缺的风景。

4
曹加祥

‘晒秋’因他爆红网络

‘晒秋’因他爆红网络
‘晒秋’因他爆红网络

打开搜索引擎的图片搜索功能,输入关键词“篁岭晒秋”,一张张展示着梯田村落、晒秋人家的图片,令人神往。其中,很多图片的署名是同一个人,曹加祥。

在他的镜头里,篁岭古村可清丽脱俗,也可浓烈饱满,不同的时节呈现出不同的神韵。他的作品曾获得江西旅游新闻一等奖等多个摄影奖项。如果你认为他是个深谙光影、构图、色彩的“科班出身”专职摄影师,那你就错了。曹加祥的摄影之路,是从种油菜开始的。

44岁的曹加祥是本地人,曾在外打拼十几年。2012年他放弃已经有一定基础的事业和更好的工资待遇返回家乡,这令家人非常不解,父亲更是直接反对。曹加祥则不管不顾,他看准了旅游业的潜力,想参与到家乡生态旅游发展的过程中来。他回家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篁岭种油菜。

起早贪黑种油菜的间隙,曹加祥喜欢拿出手机拍照。清晨的雾气朦胧,傍晚的夕阳西照,曹加祥用手机一一记录,他拍摄的油菜花田也常被同事夸赞。2013年,曹加祥开始负责篁岭“晒秋”的运营和打造。曹加祥对晒秋并不陌生,那时的他看来,这只是一项篁岭人人都会的农活,怎么样把它打造成旅游项目呢?

2013年国庆假期前,曹加祥“突发奇想”,要晒出一点花样。他用木板等材料做好框架模板,黄色的五角星用稻谷,红色的底色就用辣椒,再用白豆作为国旗的边。经过几天的忙活,一幅大型国旗“晒”在了篁岭晒场上。曹加祥将它拍照发在朋友圈,没想到立刻就“火”了,被许多媒体争相转发。尚未正式对外开放的篁岭景区,第一次向世人展示了它的晒秋之美。

“那次之后就摸到了一点门路,自己也越来越有信心了。”经过曹加祥的策划和打造,篁岭晒秋不再只是晒秋,而是一门色彩的艺术。他也更加热衷于摄影,碰上来篁岭采风的摄影师或者媒体记者,他就抓紧时间多问多学,不管严寒酷暑,都能看到他在篁岭古村拍摄的身影。他说:“拍得多,进步的就快,我拍100张,有1张能行就好。”

如今,曹加祥已经成为篁岭景区农业拓展部副经理,篁岭晒秋也成为了“中国最美符号”。春天晒笋、夏天晒辣椒、秋天晒黄菊、冬天晒腊肉,根据时令不同,晒秋的景色也在不断变化,吸引着全国各地乃至国外的游客前来观赏体验。今年,曹加祥的民宿开张了,工资加上民宿收入,一年能有将近20万元。

藏在深山的篁岭古村,因一张照片走出“深闺”;极富特色的晒秋美景,透过小小的镜头惊艳世界;旅游业的不断发展,也让生活在此的人们过上了更加幸福的生活。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