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江西> 专题> 2017年专题> 温暖江西2017> 道德的力量> 正文
瘦弱双肩背起三个残疾儿女
本文来源: 江西文明网 2017-04-17 19:42:55 编辑: 吴亚芬 作者: 刘凤玉
20年来,为了给三个残疾子女治病,用瘦弱的双肩背着儿女们辗转万里,到处求医问药。

刘凤玉,女,现年66岁,江西省赣州市寻乌县桂竹帽镇龙归村村民,20年来,为了给三个残疾子女治病,用瘦弱的双肩背着儿女们辗转万里,到处求医问药。

在寻乌县桂竹帽镇龙归村传颂着这样一个感人的故事:20年来,一位母亲为了给三个残疾子女治病,用瘦弱的双肩背着儿女们辗转万里,到处求医问药。二十年风霜雪雨,二十年曲折坎坷,弯弯曲曲的山道,黑白相间的墙壁,一行行的足迹,见证了母亲的大爱无疆……她背子求医的路程超过二万五千里,搀扶子女锻炼下肢行走能力的路程足以绕赤道一周。这位母亲就是龙归村妇女刘凤玉。

5月7日,我们驱车来到龙归村,沿着一条崎岖不平的田间小道,到了刘凤玉的家,映入眼帘的是几间破旧的土坯房,走进屋内,一股浓重的药味扑鼻而来。环顾室内,家徒四壁,唯一的家电是一台14英寸的老式电视机,这还是亲戚送的。

艰辛求医路

刘凤玉今年65岁,丈夫蓝华信68岁。丈夫和她在村里当过代课老师,做过赤脚医生,丈夫初中毕业,刘凤玉高中肄业,是村里为数不多的文化人,那时,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健康活泼、聪明伶俐,一家人衣食无忧,让村里人羡慕不已。

可是,从1992年起,一个个灾难像挥不去的阴霾接二连三地降临到这个家庭。

1992年夏,丈夫蓝华信从村医疗所回家的路上右腿被毒蛇咬伤,整条腿顿时肿起,情况异常危急。刘凤玉得知后,丢下锄头,打好包袱,背起丈夫,奔向村口,跳上班车,直奔县人民医院。医生诊断后建议截肢,刘凤玉如当头一棒,如坠千层云雾,略加思索,她坚决不同意,哀求医生尽全力救治。当她得知项山乡一位老人有蛇药偏方后,当即购买车票,只身来到项山,那位老人离圩镇有一段路程,她连跑带爬地来到老人家,老人听后,二话没话,把偏方给了她。经过三个多月的住院治疗和刘凤玉的悉心照料,最后命是保住了,却留下了终身残疾的后遗症,再也不能干重活了。为了丈夫治病,她花去了从亲戚朋友借来的15000多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丈夫出院一个多月后,刘凤玉发现15岁的女儿蓝海英走路脚尖着地,一瘸一拐,头往前倾,口齿不清,吃饭拿不住筷子,经常掉在地上。她感到事态严重,病中的她用虚弱之躯,一摇一晃地背着女儿,在村口搭上了去赣州的汽车。

灾难如同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一踵接一踵。

1994年,20岁的大儿子蓝国亮出现了与女儿类似的症状。

1996年,16岁的小儿子蓝天宝也患上了同样的病。

从此,刘凤玉背着三个子女踏上了漫漫的求医路。

“我去了赣州3次、南昌1次,惠州1次,广州3次,梅州3次,去县人民医院数不清多少次了”说起求医的艰辛,二十年的艰难困苦,刘凤玉止不住泪如泉涌。

有一次,为了给女儿看病,刘凤玉卖掉了1000斤的稻谷,东拼西凑了3000元钱,背着女儿到赣南医学院附属医院,经CT检查、血液检测,怀疑为橄榄体桥脑小脑变性,小脑及脑干出现萎缩现象。在医院住了10天,带去的3000多元花的一文不剩,连回家的路费都没了,怎么办?刘凤玉作了最坏的打算:即使是乞讨,也要背女儿回家。也许是天怜不幸人,刘凤玉遇上了好心人,一位寻乌籍客车司机听说了她的不幸遭遇,免去了她们的车费,才得以回家。

还有一次,刘凤玉夫妇背着大儿子到广州治病,由于没有预约,要一个星期才能检查治疗,一位医生提醒他们,建议他们到市级以上人民医院先做检查,对夫妻两人的血液进行检测,是否为遗传病。他们又勿勿地赶到广东梅州市人民医院做骨穿刺、CT、血液化验,之后带着检查报告赶到广州,医生排除了遗传的可能性,但病症仍未确诊。带着医生开的脑心舒、维生素等药物,刘凤玉失望地回到了家。

为了给儿女看病,刘凤玉多次辗转到赣州、南昌,广东广州、惠州、梅州等地的大型医院,走过的路程超过了二万五千里。

撑起一个家

早晨5点,刘凤玉爬起床;6点,忙着为一家人洗衣做饭;7点给儿女洗漱;8点喂儿女吃饭,然后一刻也不敢停留,扛起锄头出门干活,一年365天,无论刮风下雨,刘凤玉天天如此。每当想起孩子的医药费和一家五口的生活费,刘凤玉丝毫也不敢停歇。

为了多挣点药费,刘凤玉要走上十几里山路,上山砍竹子、摘箬叶,一天下来也不足20元。有一次下大雨,她背着一捆箬叶准备回家,经过一座小桥时,脚底打滑,跌落桥下,摔破了额头,顿时血流不止,她挣扎着爬上岸,赶紧用衣服把头扎紧,咬紧牙关,背起沉重的箬叶,趔趔趄趄回到家,至今她的额头还留下了当年的伤疤。

她记不清多少回在山路上被大雨淋透,也记不清在崎岖的小道上摔过多少次。

“我现在最怕的就是生病,自己生病了,小孩谁来照顾?”刘凤玉最放心不下的依旧是三个儿女。

为了给儿女治病,刘凤玉早已是债台高筑,沉重的医药费,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家里耕了两亩田,养了一头母猪,种了一百株脐橙树,这是家里的全部收入来源”,“种田只能勉强够维持一家五口人的吃饭问题,母猪和脐橙的收入也只有四、五千元,一年三兄妹的药费就要一、两万元”。面对收支的巨大差距,刘凤玉很无助。

生活的窘迫使得刘凤玉一家的油、盐等日常生活必需品难以为继。有一次,家里没盐了,她翻遍了所有的衣服口袋和箱柜,只凑了几毛钱,还是买不到一包盐。

艰难的生活并没有压垮她,她依然用柔弱的肩膀奋力地扛起这个家。刘凤玉说,只要自己活着,就不会让这个家散了。

刘凤玉今年已经65岁了,待到她无劳动能力或者百年之后,三个孩子怎么办?每想及这个问题,刘凤玉黯然神伤。

爱心永不弃

随着时间的推移,三兄妹的病情也逐渐加重,智力下降,四肢无力,失去了行走能力,说话含混不清,生活不能自理。

一些亲戚朋友和左邻右舍看到刘凤玉的艰难,好心劝她:“像这种病医学上是个难题,治愈的希望非常渺茫,还是放弃吧!”

“孩子是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块肉,作为母亲,不管再苦再累,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就绝不会抛弃他们,也绝不放弃对他们的治疗,只要有一分钱,就医一份病。”刘凤玉说得斩钉截铁。

为了锻炼他们的肢体能力,刘凤玉一回到家,都要搀扶兄妹三人沿着屋檐墙壁来回行走数十遍,20年中的7000多个日日夜夜里,刘凤玉搀扶兄妹三人走过的路程可以绕赤道一圈,以至于在白色的墙壁上留下一道黑色斑痕。

为了锻炼他们日渐萎缩的小脑,刘凤玉每次外出干活,都给他们布置作业:数数,算小学算术题。

为了给孩子们治病,刘凤玉节衣缩食,恨不得一分钱掰做两半花。

生活的奔波和命运的坎坷,所有的苦难和不幸,刘凤玉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刘凤玉也没有开口向政府求助过,她说政府也有难处。

在亲戚面前,她从未主动诉说自己的不幸,有不少亲戚也是近一、两年才知道她家里发生的变故。

在母亲的感召下,生活的苦难,病痛的折磨,磨练了他们非同寻常的意志。每当父母外出干活时,蓝国亮担当起大哥的责任,每次弟妹摔倒,他总是用手撑起小板凳,一步一步挪到弟妹面前,用颤抖的双手艰难地扶起弟妹。每当弟妹情绪低落时,蓝国亮总是耐心劝说,鼓励他们树立信心。这些,蓝国亮从未向母亲说起,以免母亲担心。

夜深人静时,刘凤玉想的最多的是,三个孩子到底得的是什么病?他们今后的路该如何走?想起这些,刘凤玉就会泪湿枕巾,彻夜难眠。

刘凤玉坚韧的品格,二十年来对残疾儿女的不离不弃,不仅感动了邻里,也引起了社会各界及媒体的关注。该县已将其丈夫及三个子女全部纳入低保。当地党委、政府和县妇联、团县委、驻村“三送”干部的干部不时会去刘凤玉家,设法解决他们的日常生活困难。日前,深圳仙女湖品牌西服公司董事长、深圳爱心楷模梁小明专程到她家,看望了他们一家五口。梁小明还承诺,将发动更多的爱心慈善人士帮助刘凤玉一家。香港《大公报》记者闻讯,也表示将通过媒体呼吁更多人给予关注。

“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关爱给了我温暖和力量,作为一名妻子、母亲,无论前面的路有多长、有多难,我都会坚持走下去,只要活着一天,就要照顾好他们一天。”言谈之间,刘凤玉一脸坚毅。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