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穿越保护区也是一种“到此一游”
本文来源: 新华网江西频道 2014-11-05 17:30:36
穿越者和刻字者的心态是一样的:有一点挑战规则的猥琐快感,一点“能人所不能”的自我膨胀,一点“将名字写进历史”的幼稚幻想,更多的则是不折不扣的自私。 近年来“越野一族”非法穿越保护区的现象屡禁不止,成为威胁新疆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安全新的隐患,同时被“穿越”的,还有周边的青海可可西里保护区。 ”笔者不是驴友,不知道户外运动爱好者会如何理解“非法穿越”的行为。

    穿越者和刻字者的心态是一样的:有一点挑战规则的猥琐快感,一点“能人所不能”的自我膨胀,一点“将名字写进历史”的幼稚幻想,更多的则是不折不扣的自私。

    近年来“越野一族”非法穿越保护区的现象屡禁不止,成为威胁新疆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安全新的隐患,同时被“穿越”的,还有周边的青海可可西里保护区。阿尔金山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这不仅破坏脆弱的高原草场,骚扰野生动物的正常交配、怀孕和产羔,“而且(穿越者)往往因为野外经验不足、对无人区情况不熟,陷入困境甚至险境请求救援,给当地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

    笔者不是驴友,不知道户外运动爱好者会如何理解“非法穿越”的行为。但把挑战法律看成追求自我,以破坏生态或浪费公共资源为代价获得成就感,这在任何价值健康的群体中都不会是主流,对任何群体而言都不啻一种抹黑。这就好像,虽然我没有在卢浮宫的水池里泡脚、没有在埃及神庙上刻字,但作为广义的中国游客的一员,“到此一游”仍让我无辜蒙羞。

    非法穿越国家级保护区,其实就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到此一游”。

    穿越者和刻字者的心态是一样的:有一点挑战规则的猥琐快感,一点“能人所不能”的自我膨胀,一点“将名字写进历史”的幼稚幻想,更多的则是不折不扣的自私。这点儿个人化的小心思,往往造成了各种可量化不可量化的损失,最终由整个社会代偿。

    比如,在2011年,就曾有14名驴友谎报活动路线、违规穿越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随后在四姑娘山失踪。当地为搜救这批驴友,共派出1000人次参与救援,加上救援装备、人员和马匹的一系列费用,救援成本高达11万元,其中绝大部分费用由政府埋单。同样,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的工作人员也表示,“今年以来,我们已经搭救四五拨了,由于缺乏有力的法律支持,惩罚力度过小,无法震慑那些不缺钱的‘土豪’车友。”更值得注意的是,两个保护区都遇到了生态破坏、珍稀动物被惊扰的情况,这又构成了政府救援之外的另一种社会成本。

    但凡换个领域看,个人违法、社会代偿的事情都是不能被允许的,但在各种“非法穿越”的事件中,它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存在着。这是一种提醒:对于此事,这个社会的规则压力太小了,道德压力也太小了。前者需要更严格的建章立制,后者则需要一种文化氛围上的逼视——到此一游丢脸,非法穿越可耻,这和是否开着豪华越野、是否穿着专业装备无关。自以为是社会精英,却在干没文化的事儿,谁要和你们这些土豪“做朋友”?(来源:京华时报 刘白)

100
标签:
发表评论
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请文明发言,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
发布
用户举报
 
感谢您的举报,新华安全中心将在调查取证后,对举报内容进行处理。
您举报的是
请选择举报的类型(必选)
色情广告假冒身份
政治骚扰其他
您可以填写更多举报说明: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