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恒大
旗帜边按钮广告

新华快讯:

  • 新华社快讯:赣州南康区被国家林业局专家组评为“中国实木家居之都”。
  • 新华社快讯:江西鼓励省内企业境外融资,省高速集团等企业正积极推动境外发债工作。
  • 新华社快讯:2017年端午假日期间,全国共计接待游客8260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337亿元。
  • 新华社快讯:南昌开通全国住房公积金异地转移接续平台,方便职工办理公积金异地转移业务。
  • 新华社快讯:江西省政府、省军区联合发文,明确事业单位国有企业要带头安置退役士兵。
新华网江西 > 正文
2017/ 03
24
19:49:53
莲花县:采茶戏《并蒂莲花》真情上演
本文来源: 江西日报 责任编辑: 实习生 魏芙蓉
打印本页
摘要 文化部办公厅公布2016年度戏曲剧本孵化计划第一次评审结果,在全国范围内共评选出30部原创大戏,《并蒂莲花》入选。

    原标题:莲花有朵“并蒂莲”

    白天,他们或是含饴弄孙的老爷爷,或是挖煤工,或是泥水匠,或是村委会的报账员,或是代课老师。晚上,他们都齐刷刷来到祠堂,在锣鼓声中,饱含深情演起了将军农民甘祖昌、老阿姨龚全珍——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是两位真实的人物。

    他——一位开国将军,1957年带领全家从新疆回到江西莲花重新当农民,他就是被大家尊称为将军农民的甘祖昌。

    她——一位才女,32岁跟随丈夫从新疆回到江西莲花,91岁被评为全国道德模范,将军夫人龚全珍。”

    赣西莲花县,坊楼镇,沿背村,祠堂里传来了报幕员的声音。

    “池塘荷花开并蒂,并蒂莲花好夫妻。中国夫妻,恩爱的真谛;革命夫妻,红色的史记。”

    婉转优美的唱腔,打动了观众的心,回荡在沿背村上空。

    沿背,甘祖昌的家乡;采茶戏,叫《并蒂莲花》。

     一台泥巴香

    3月20日,春雨淅沥,夜色渐浓。沿背村甘家祠堂灯光明亮,村中男女老少陆续朝祠堂涌来。好戏还没开场,大家翘首以盼,台下坐了黑压压一片。

    今天外来的观众是新疆军区党课研发组一行。甘祖昌将军从新疆军区辞官回乡后,就一直在沿背村当农民。

    “咚锵咚锵……”19时30分,一阵紧锣密鼓之后,演员们陆续登台。第58场《并蒂莲花》开始上演。

    舞台十分简陋,演出却格外精彩。一群农民演员传神地演绎着甘祖昌将军和龚全珍老阿姨的感人故事,一招一式都那样专业。在忽明忽暗的舞台下,观众们一会儿自发鼓掌,一会儿感动得热泪盈眶。

    将军故里的农民演出队有27个人,他们只演一部采茶戏——《并蒂莲花》,讲述甘祖昌和龚全珍这对革命伉俪的故事,演绎着艰苦奋斗的崇高精神。

    共和国开国将军甘祖昌因多次受伤,留下了脑震荡后遗症。1957年,他决定不当将军,回家乡当农民。龚全珍跟随丈夫回到沿背村,在乡村教师的岗位上教书育人。

    将红色基因代代相传,《并蒂莲花》由此诞生,采茶戏刻画了甘祖昌龚全珍夫妇“住宿”“借钱”“分鱼”“坚守”“感恩”等生活点滴。

    湖南省攸县乡土剧作家罗冬元是这部戏的编剧。他告诉记者,攸县与莲花县一山之隔,甘祖昌将军最初工作的地方就是秘密设在攸县的枪械所,所以他很小就知道甘将军的故事。“这个戏年代跨度60多年,比较难驾驭。我‘无知者无畏’,没住过高楼大厦,两只脚也是踩着两腿泥进城的,所以写的也是下里巴人的东西。去年3月开始写第一稿,写了两个月,改了三次。”

    罗冬元说:“我看了沿背村农民演的这个戏,效果超越了我的想象,太接地气了!接到泥巴窖里去了。可以说,从头到尾都是一股泥巴香。”

     一群土演员

    谁最适合演《并蒂莲花》?当然是和甘祖昌、龚全珍共同劳动、生活过的沿背村农民。

    “我们演出队成员大多是50岁以上,最年长的71岁,最年轻的27岁,绝大多数都是党员。”沿背村委会主任苏根林是演出队的直接主管,深感演出队组建的艰难:“班底主要是村里红白喜事乐队和广场舞队的演员,除了4个沿背村小学的老师,其他全是农民。”

    导演杨其良,县火电厂退休职工,返聘在县剧团。早在上世纪70年代,杨其良就当过沿背大队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老师,现在大伙仍然称他为老师。

    2016年6月,苏根林拉来30多个人让杨其良挑选。面对这群没有舞台经验的农民,杨其良直犯头疼,只能让他们走两步、唱两句,从矮子里面拔高子。他先是注意到一名瘦高个的中年人,长相神情都酷似甘祖昌,但一开腔就完全走调,怎么扭都扭不过来。有一天,70岁的刘初开老人来看热闹,被杨其良一眼看中!

    接着,龚全珍的扮演者、村小代课老师谭玉凤来了,“借钱”戏中的农民平乐的扮演者、泥水工刘青林来了……

    可当他们一一走上舞台时,还没开口就满脸通红,没走两步就羞愧退场。但是他们有着甘祖昌和龚全珍一样的韧劲,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一切从零开始,边学边练,边演边改,不怕丢脸,不怕挑刺,短短几个月时间,就把这部戏搬上了舞台。

    去年暑假,《并蒂莲花》在沿背小学开始排练。一大早,演出队的队员们就集中到小学排练,中午匆匆回家吃个午饭,又赶紧回到学校继续排练。白天如果要劳动,就改在晚上练。

    风吹日晒,早出晚归,经过3个月的紧张排练,《并蒂莲花》终于可以搬上舞台了。

    “将军农民甘祖昌,辞官回家建设家乡,修水库,建电站,拓公路,架桥梁。沿背的面貌大变样。油灯换成了钨丝灯,感谢共产党把中国解放,感谢部队送回一个甘祖昌。他老婆是才女世面见得广,一脑子墨水,一肚子善良,当老师,兼校长,讲话都是北方腔。为了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开设了学校的免费药房,这对夫妻是做人好榜样,还是我们村民的‘临时银行’……”

    2016年10月13日,《并蒂莲花》在甘祖昌将军故居门口首次公开演出,观众不仅有萍乡市四套班子成员和机关干部,附近5个村庄的村民也闻讯而来,2000多人把舞台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了。在众人的担心和期待中,首演一炮打响,很多村民们感动得热泪盈眶:“太好看了,一下子就把我们带回到那个年代,几天都忘不了。”

     一腔真热爱

    身穿粗布衣、腰系白汗巾、手拿旱烟杆,目光坚定,步伐轻快,甘将军一出场就吸引了全场的目光。大家公认,男一号刘初开扮演的甘祖昌将军形神兼具,一举手一投足,人们仿佛又看到了甘祖昌将军回到了沿背村。

    今年71岁的刘初开是地地道道的农民。1971年,刘初开从部队回来以后,在坊楼镇当上了人民公社企业办主任,兼任甘祖昌的通讯员。他每天骑着一辆永久牌自行车来往于公社和甘祖昌家,经常跟在甘祖昌身边一起参加生产劳动,所以他至今仍称甘祖昌为甘部长。

    “甘部长怎么说、怎么做,我就怎么演。”刘初开说。自己年纪大,不会唱歌,又不会说普通话,也没有舞台经验,“只有学前班小孩的水平”。刚开始他也想打退堂鼓,但被老师选中以后,他便铆足了劲钻研。为克服怯场,他偷偷给自己鼓劲:“我对自己说,观众就是我眼中的浪花,演戏就像对着大江大海讲话,心里就不害怕了。”

    每当他走上舞台,他就想起甘部长——

    当年,镇里的社办企业只有一个峙垅煤矿,甘祖昌就说社办企业要加强。在甘祖昌的带领下,人民公社办起了农机站,可以自己修理打谷机。后来,又成立拖拉机站,买来8台拖拉机,一个生产队一台,实现机械化作业,还组建了农科所。

    舞台上的刘初开,饱含着对沿背村的深情。

    每当他走上舞台,他更加怀念甘部长——

    在甘祖昌的带领下,坊楼镇修公路、建桥梁、兴水利,建电站、建学校、建医院,还改造了冬水田,建起了茶叶厂、畜牧厂和4个煤矿。基础设施好了,社办企业活了,乡里有钱了,村民的日子也开始好起来。

    舞台上的刘初开,越演越自然,越演越投入。“甘部长的一举一动鼓励了我,所以我才有信心完成演出任务。”刘初开说:“我要学习甘部长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不然我跟在他身边这么久,怎么对得起他?”

    排练期间,刘初开每天凌晨3点爬起来背台词。他本来不抽烟,却天天琢磨拿烟杆的姿势。老婆看见了,数落他:“老头子你疯了,你都70岁了!”可是看到刘初开这么用心,她也越来越支持,还专门请老师和演出队成员到家里吃饭,拜托大家:“老刘年纪大,脾气急,没演过戏,请老师们耐心些。”

    “甘将军确实了不起,他的故事三天三夜讲不完。我要把甘将军的故事演出来,三天三夜也演不完。”扮演平乐的刘青林对记者说。

    在“借钱”这场戏中,他向甘祖昌借钱。听说是修房子,甘祖昌夫妻俩二话没说拿出了50元钱,可后来得知他借钱是为了儿子结婚,便毫不留情地把钱拿了回去,反对他大操大办。

    “你们看,我在舞台上跟甘将军借了50多次,一分钱都没有借到。”刘青林打趣说:“这是真实的故事,甘将军就是这样一个人,帮助别人有他的分寸。”

    69岁的陈官连在演出队乐队拉二胡。从12岁开始学二胡,他已经拉坏了3把二胡,以前做红白喜事一年收入上万元。进入演出队后,他给自己定下规矩:接红白喜事生意之前,先问问演出队有没有演出任务。如果有演出任务,多少钱的生意都不接。

    乐队队长陈树林幽默地说:“我们到外面做红白喜事300多元一天,有吃有喝有烟酒,但我们都不去,就是要在这里演没钱的戏。”

    说起报酬,演出队队长兼财务主管甘云才觉得对不住队友们。排练期间,一人一天才补助22元钱,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大家的积极性。

     一份大执著

    “演采茶戏,唱、念、做、舞四个功,手、眼、身、法、步五个法,我们一窍不通。上级领导经常鼓励我们,说我们是农民业余演出队,能演出这样的水平已经很不错了。可是我们要清醒,不能也觉得这样很好了。”刘初开对队友们说。

    刘青林今年67岁,年轻时挖煤为生,双手手背被煤石扎破,留下了一辈子都洗不脱的墨绿色印迹。后来他改做泥水工,手指再也灵活不起来了。当他在舞台上,用那双手数钱时,台下的观众无不揪心怜惜。排练时,因手脚动作不到位,他被比自己年轻的杨其良老师批评了多次。刘青林面子上过不去,就跑到外面去舒缓一下心情,甚至回家猛喝几口烈酒,然后再回来接着练。

    最初,《并蒂莲花》是用当地方言表演。首演之后,很多外地观众反映听不懂,演出队就把方言改成普通话。只有小学学历的刘青林于是天天拿着剧本学普通话,让队里的老师们一个字一个字地纠正发音,好不容易才用生涩的普通话把台词给念了下来。

    排练的时候,刘青林几乎天天剧本不离手,晚上睡觉心里都在练唱腔。老婆说他:“你睡不睡啊,痴了!”晚上睡不好觉,白天还要给人家砌房子,他只好一边砌砖一边哼哼。几个月下来,队友们都说刘青林瘦了。

    沿背村小学代课老师谭玉凤,没想到自己能演龚全珍。她白天要上课,晚上要排练。在“感恩”那场戏中,她和刘初开演对手戏,谭玉凤因为没入戏,下来就被刘初开批评:“甘部长交代他的后事,准备开唱的时候,你要带着眼泪,要带着感情进去。我在台上把你当作老婆了,你也要到戏里来,把我当作你的老公。”谭玉凤虚心接受,越演越好,连台下乐队成员都看得直抹眼泪,差点连鼓乐都奏不下去了。

    刘水红是节目的女主持,报幕时充满乡土气息,却也落落大方。但最初,她一开口脸就通红,全身发抖讲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被老师和刘初开批评后,她克服了心理障碍,勇敢地站到台上。

    “我们演出队有甘将军的精神,领导说做什么就做什么。”队员们告诉记者,村民甘林兰开始演“住宿”那场戏中的吴经理,戏份不少,结果领导说要换一个人来演,让她去布景、管音响。甘林兰尽管心里委屈,但毫无怨言,服从分配,从前台转到幕后。

    戏刚排出来的时候,没有配备AB角,但大家都坚持下来了,有个头疼脑热的也必须上,很辛苦。冬天的时候,祠堂四处透风,刘初开老人上台表演也不能穿棉衣,有的时候还要卷起裤脚。

    为了提高演出水平,演出队立了个土规矩:演出前1个半小时必须到现场,演出时不能忘记台词或说错台词,后台不能说话,要时刻关注舞台状况,演出结束后还要开5至10分钟的碰头会,互相提意见,不断打磨,精益求精。

    “你们看了戏,给我们提提意见”“我们的动作、唱歌、步伐确实不行”……采访时,不管是导演还是演员,都多次要求我们提意见,希望把《并蒂莲花》演得更好。

     一个小目标

    新疆军区某部队少将徐云看完演出后动情地说:“外面的人说将军好,容易,他身边的人说他好,不容易,身边的人几十年都说他好,更不容易!这里的老百姓用自己的表演表达对甘将军的敬意,非常感人,非常难得。”

    邀请这支农民演出队的单位多起来。在萍乡学院演出时,900多个座位的剧院,硬是挤进了1000多名学生,连过道都站满了人。今年春节,村里组织了一场春节晚会,演出队演出了《并蒂莲花》中的三场戏,在回村过年的外出务工村民中引起轰动。现在,农闲时村里赌博的几乎绝迹了,人们没事就去祠堂看戏。

    不久前,文化部办公厅公布了2016年度戏曲剧本孵化计划第一次评审结果,在全国范围内共评选出30部原创大戏,《并蒂莲花》入选。

    叫好又叫座的背后,杨其良说,他们仍有不少“烦恼”。

    演出队的演出场地甘家祠堂还是一个“毛坯房”,没有任何装修,条件简陋,连塑料凳都是其他单位捐赠的。舞台简陋,服装、化妆、道具都得演员自己解决,背景墙只有一个,不能根据演出内容更换。演员们大多身兼数职,有的演多个角色,有的一边演戏一边搬道具,有的一边吹号一边管灯光。杨其良还特别希望能请一个高水平的导演来指导,学习一下别人成功的演出模式,让节目再上一个台阶,将来能走上更大的舞台。

    尽管“烦恼”很多,但大家依然充满信心。苏根林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我们要传承将军精神,学习老阿姨精神。那么多人,不远千里到沿背村来学习,我们自己怎么能不努力?”他和演出队都有一个小目标:将来有一天,到北京人民大会堂去演《并蒂莲花》。

    □ 记者 江仲俞 黄继妍 刘佳惠子

分享到: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2206112139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