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时政 > 正文
2021 06/ 10 15:13:29
来源:参考消息

参考消息|千年瓷都何以成为世界“瓷场”

字体:

  文/本报驻南昌记者李兴文 李子健 陈毓珊

  从传统制瓷到现代文旅,从创意空间到工业服务平台,景德镇正不断拓展“瓷”的外延,奋力走出一条具有世界意义、中国价值、新时代特征、景德镇特点的发展新路子

  中国景德镇,享有千年瓷都的美誉,千百年来精美的瓷器“行于九域,施及外洋”。然而,进入晚清国势日颓,列强纷纷在通商口岸设厂,景德镇瓷业遭受重创。1910年,风雨飘摇的晚清王朝成立“江西瓷业公司”试图革新图强但难以为继。在困顿中探寻,在探寻中振兴,如今景德镇被列为国家陶瓷文化传承创新试验区,千年瓷都再起宏图;高峰时5000多名“洋景漂”聚集于此,3万多名“景漂”慕名而至,景德镇再成八方聚才、沃野逐梦的明珠,吸引着海内外的目光。

  景德镇市陶溪川文创街区夜景(陈毓珊 摄)

  迭代:制瓷工艺“以煤代柴”

  两座建于20世纪50年代末的圆窑包矗立在景德镇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内,透过上面斑驳的砖瓦,依然能感受到当年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

  这两座现存的陶瓷烧成窑炉设备,是景德镇制瓷工艺由烧柴转为烧煤的标志,更是一代一代陶艺匠人为新中国陶瓷工业发展书写的篇章,将工业梦变成现实的实物见证。

  新中国成立后,经历了短暂的恢复期,景德镇的陶瓷由小作坊为主的生产方式走向了大规模、企业化的生产道路。而就在景德镇瓷业现代化如火如荼推进的同时,新的矛盾出现了。

  “瓷器之成,窑火是赖。”长久以来,景德镇瓷业都以柴为燃料,特别是依赖以松木为燃料的柴窑。所谓“俯看全境如焚火,三千炉灶一齐熏”“一里窑五里焦”便出自这一状况。

  实行“以煤代柴”,迫在眉睫。1955年9月,八门60立方米可烧坯70担的方形煤窑竣工。试烧结果喜忧参半,有时单窑烧成率达到了86%,但由于窑体为四方形,温度难以辐射四个角边,导致烧成率一直举步不前。既然四个角的温度上不去,何不改为圆形呢?1957年,第二制瓷生产合作社借鉴外地的技术资料,新建起三座93立方米的简易圆形倒焰煤窑。

  建于20世纪50年代末的陶瓷烧成窑炉设备(景德镇陶文旅集团供图)

  到了1965年,景德镇拥有正规圆形煤窑(圆窑包)131座,烧成质量逐步提高,几乎媲美柴窑。用煤烧瓷已占当年总产量的70%以上,初步实现了“以煤代柴”。

  与之同时进行的是,当地政府通过合并合营瓷厂和瓷业生产合作社的方式,先后成立了建国瓷厂、人民瓷厂、宇宙瓷厂等十大国营瓷厂。从此,景德镇瓷业告别了以小作坊为主的生产方式。

  逐梦:“十二金钗”彩盘热销

  当彩色瓷盘遇上《红楼梦》会擦出什么火花?

  宇宙瓷厂产出的“红楼梦十二金钗”系列彩盘中的“宝钗扑蝶”,制作技艺精湛、胎质细腻、釉面光滑、画面图案精巧自然,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曾风靡美国,如今在收藏品交易网站上价格不菲。

  瓷盘里装着的“红楼梦”,也是景德镇追寻的“国际梦”。

  1978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景德镇,景德镇陶瓷业顺应市场经济大潮,开启新的发展阶段。

  曾任宇宙瓷厂厂长的舒诗诚回忆道:“1985年初,宇宙瓷厂由于米卡沙产品卖不出去而出现困难。米卡沙产品本就是由日本商人在中国订货后再卖给美国的。日本商人要卖自己国内的产品,由此,宇宙瓷厂通往美国的路断了。”如何让出海产品卖出去、卖出好价钱,困扰着当时刚接任厂长的舒诗诚。偶然间,舒诗诚了解到美国布莱福特彩盘交换中心卖过世界上很多国家的产品,但在中国产品上仍是一片空白,有意与中国瓷厂合作。

  经过一番积极接触和争取,双方同意以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的十二金钗为题材,并选定陶瓷美术家赵惠民先生的画稿。对方还提出了瓷胎的质量要求。要求很简单,“不能肉眼看到毛病”。但这对当时的景德镇来说却近乎刁难,瓷器落渣、变形和黑点是常见问题,上不了高档的原因就在于此。

  舒诗诚说,黑点主要是泥巴问题,把住淘泥这一关就迎刃而解,但落渣和变形始终困扰瓷厂,产品合格率不到50%。为了攻克这两大难题,舒诗诚从外地购买原料,自办匣钵厂。经过近半年的努力,匣钵车间建成,产品质量产品质量一下子就提上去了。

  “红楼梦十二金钗”系列彩盘(景德镇陶文旅集团供图)

  “红楼梦十二金钗”系列彩盘成功推出,成为我国第一套进入美国“彩盘世界”的产品,打破了长久以来外国人眼中景德镇瓷器低档的刻板印象。

  涅槃:营造创客“造梦空间”

  作为知名的网红打卡地,今天,如果你来到景德镇,当地人会推荐你去陶溪川文创街区。在新加坡“规划之父”刘太格看来,陶溪川“亲切、精致、浪漫”。这个代表景德镇新气质的地方,还登上过美国《纽约时报》的版面。

  年轻、时尚、众创、国际范儿……这些“印象”很难让人联想到,这里原是“中国景德镇皇家瓷厂”宇宙瓷厂的厂房。更让人惊讶的是,不到10年前,这里还是一片破败,污水横流、杂草丛生。

  景德镇曾鲜明注解着陶瓷的昔日辉煌,也曾在现代化进程中经历迷茫。

  20世纪90年代,在市场经济的大潮冲击下,随着传统优势的衰退,尤其是其他产瓷区快速发展的冲击,景德镇瓷业发展一度举步不前,瓷厂陆续倒闭。曾经喧嚣热闹的厂区渐渐荒寂,千年瓷都一度又陷入低谷。

  曾依靠一个产业支撑千年的城市,应当如何涅槃?

  景德镇国家陶瓷文化传承创试区管委会专职副主任兼景德镇陶瓷文化旅游集团董事长刘子力说,景德镇陶文旅集团与北京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等机构合作,力图将老厂区的改造更新纳入整个城市的发展规划,借老厂区的复兴,带动整座城市的复兴。

  景德镇陶溪川创意集市(陈毓珊 摄)

  2016年,历经5年的改造,陶溪川陶瓷文化创意园正式对外开放。孵化基地、创业平台……被重塑的功能和业态吸引了资金流、信息流和技术流不断涌入。

  历史上,景德镇的瓷器沿着碧海帆路,远销世界各地,为中国走向世界打开了一扇窗。今天景德镇正以新风貌、新气象,成为世界体验中国发展、感知中国文化的新窗口。

  “今天的景德镇,散发着强大的‘瓷场’。”景德镇景漂协会会长焦孟田说。

  创新:打造“两地一中心”

  2019年8月,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发展改革委、文化和旅游部印发《景德镇国家陶瓷文化传承创新试验区实施方案》。国家陶瓷文化传承创新试验区的设立,无疑是千年瓷都走向复兴的新机遇。实施方案对推动陶瓷文化产业创新发展作出部署。到2035年,景德镇将成为全国具有重要示范意义的新型人文城市和具有重要影响的世界陶瓷文化中心城市。

  从传统制瓷到现代文旅,从创意空间到工业服务平台,景德镇正不断拓展“瓷”的外延。景德镇市市长胡雪梅说,景德镇正举全市之力推进国家试验区建设,奋力走出一条具有世界意义、中国价值、新时代特征、景德镇特点的发展新路子,一个先行先试的特色瓷都、创新创造的活力瓷都、日新月异的开放瓷都正在加速崛起。

  打造一座与世界对话的城市,景德镇从千年文化积淀中汲取能量,在创新转型的发展之路上坚定前行。

  “如今的景德镇,不仅是陶瓷文化艺术之都,更是陶瓷产业之都、陶瓷材料创新之都。”景德镇市委书记刘锋说,景德镇大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强科研平台建设,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创新赋能发展的动能越来越强劲。

  景德镇正以更加开放创新的姿态拥抱世界,致力于打造“两地一中心”,即国家陶瓷文化保护传承创新基地、世界著名陶瓷文化旅游目的地和国际陶瓷文化交流合作交易中心。

  匠从八方来,器成天下走。在景德镇陶瓷工业遗产博物馆内,一面“众人墙”引人注目,以声光电的形式展示着近万名普通瓷工的珍贵留影。这些瓷工是千千万万景德镇陶瓷工匠的代表,他们在平凡的岗位上潜心创新,书写着瓷都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记者手记】“洋景漂”共赴瓷之约

  文/本报驻南昌记者李子健 陈毓珊 郭丰庆

  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洋景漂”,以瓷为马,追逐着各自的梦想,同时也在塑造着新时代瓷都的风貌

  “对任何从事陶瓷行业的人来说,这里都是一个圣地。”美国艺术家瑞安·拉巴尔如是断言。

  六年前,曾旅居世界多地的拉巴尔选择定居景德镇,在这座千年瓷都开设自己的工作室。

  这间位于陶溪川文创街区的工作室近乎被他创作的作品塞满。“你看到这里有个球,你想象它正在生长。这个球控制了整片空间,所以这阐述了物体如何占据空间。”拉巴尔的大部分作品像西方的现代艺术一样抽象,但不难看出,它们所使用的原材料以及制作手法,都是景德镇传统的制瓷技艺。

  “景德镇充满着创造的能量,我们有想法就能实现。”拉巴尔说,“上千年的制瓷历史,空气中都能感受到陶瓷的氛围,在这里我们也很有创作的潜力。”

  他说,自己就像从2000年前的中国穿越回来,是一个归家的游子。

  掩映在山谷里的景德镇自古是一座移民城市,来自四面八方的工匠是古代的“景漂”。

  如今,全世界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数万名艺术家在景德镇交流创新创作。这里宛如一座灯塔,照耀着人们对瓷的信仰。

  2009年,土耳其陶瓷艺术家埃克雷姆·亚泽哲(中文名“爱可”)被博物馆中琳琅满目的瓷器吸引,慕名来到景德镇,一待就是近13年。

  土耳其陶瓷艺术家爱可(左)在介绍自己的作品(资料图片)

  “我总是想采用传统的方法,比如传统的黏土、釉料、绘画方法。我向许多当地大师请教,他们有时会来我的工作室,有时也会邀请我去他们的工作室。过去十年,始终如一。”爱可说,在当地匠人的热情帮助下,他脑海中的许多想法已经变成了陶瓷作品。

  “洋景漂”是景德镇对外文化交流的重要媒介。他们在景德镇研学创作,汲取中华传统文化养分的同时,也通过他们的作品把中国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

  英国人盖·博天曾在金融领域担任高管。敏锐的商业直觉告诉他,这座曾依靠单一产业支撑千年的城市,蕴含着无限商机。2013年,他决定“漂”来景德镇,开启人生的新赛道。

  “这里为企业家提供了发展业务的机会。你可以在景德镇实现小批量生产,这使我们能够尝试新的产品设计,测试一下,看人们是否喜欢,然后再扩大规模。”他说,“此外,很多人来景德镇度假,这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零售环境。”

  大器成景,厚德立镇。对所有慕瓷而来、因瓷而留的人而言,景德镇即是唯一。

  匠从八方来,器成天下走。近年来,景德镇以创建国家陶瓷文化传承创新试验区为抓手,打造与世界对话的国际瓷都。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洋景漂”,以瓷为马,追逐着各自的梦想,同时也在塑造着新时代瓷都的风貌。

  国际文化交流、国际合作办学、国际研学游学……不论人们因何而来,在他们脸上,都映照着这座城市独特的气质。

  刊于《参考消息》2021年6月10日第10版

【纠错】 【责任编辑:唐子兰 】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2204112755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