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时政 > 正文
2021 03/ 17 13:00:12
来源:新华网

新华全媒+丨回望硝烟处,这是我们向往的“CP”

字体:

  新华社南昌3月16日电 题:回望硝烟处,这是我们向往的“CP”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赖星 张璇

  “CP”是近年来兴起的网络热词,其英文全称“Couple”含有情侣之意,在网络上衍伸为“组合、配对”。它冲破“次元壁”广泛流行于综艺节目甚至日常生活中。

  很多年轻人不了解的是,在100年前,作为“共产党”英文缩写的“CP”就是当时的热词。在那个动荡的年代,许多有志青年的志向就是加入“CP”。他们中有不少人在革命道路上牵手相爱,演绎出令百年之后的“Couple”们感动、向往的浪漫真情。

  因为信仰,海誓山盟更显壮丽。

  赠给我的心上人李女士

  “To my sweet heart ,Miss Lee.(赠给我的心上人李女士)

  May happiness be with you throughout the New Year.(祝愿新年快乐)”

  ↑图为陈毅安赠送给李志强的贺卡。(井冈山革命博物馆提供)

  ↑图为陈毅安赠送给李志强的贺卡封面。(井冈山革命博物馆提供)

  这张新年贺卡写于99年前,现收藏于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封面上是一名女话务员的头像,下方写着“恭贺新禧”四个金字,卡片中间用绿色毛线固定,内页写着字迹优美流畅的英文。

  寄件人陈毅安,19岁时便加入中国共产党。戴着眼镜的他俊朗清秀,并不像看起来那样文弱。

  毛泽东在《西江月·井冈山》一词中,以“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赞颂黄洋界保卫战,而在前线指挥战斗的就有陈毅安。

  1928年,陈毅安等人指挥两个连击退敌人四个团,守住了井冈山大本营。那年,他只有23岁,从黄埔军校毕业不满两年,可谓“出道即巅峰”。

  ↑陈毅安与李志强的合影。(中国国家博物馆提供)

  因岁月动荡,陈毅安和女友李志强被迫分隔两地。和如今的异地恋男女一样,他会在信中向女友表白:“我也时常看见成群结队的女学生,但是我的心动也不动……”

  他前前后后给李志强寄去54封信,仿佛在恋人的耳边说着情话——

  “你不要时常念着我,你去努力革命工作,你才是真正的爱我。至于我咧,我是永远爱你的。”

  “我的灵魂,我的宝贝,你的生日到了,我没有预备礼物,就赠一个KISS罢!”

  1929年,陈毅安负伤回乡休养时,终于迎娶了心爱的姑娘。但没过多久,他又挥别妻子重返战场。

  关山难越,就连通信也变得奢侈。1931年,李志强终于接到丈夫的来信,那是一封“无字书”。

  原来,陈毅安曾和她约定,如果他牺牲了,会托人给她寄去一封不写任何字的信。而他牺牲时,年仅25岁。

  没有谁生而英勇,陈毅安也曾暗自悲伤,“恐怕他人笑我没有革命的勇气而不敢流泪”,但他深知唯有自我牺牲才能“建筑一个光明灿烂的国家”。

  丈夫牺牲后,李志强仍悉心保存着这些信件。1983年,李志强病逝于北京,后人遵其遗愿,将她与丈夫合葬于井冈山。

  为一个“等”字守候70余载

  ↑图为池煜华。(资料图片由兴国县委宣传部提供)

  有人说,爱情最好的样子就是在一起。

  但在兵荒马乱的年岁里,有许多的爱情从头望到尾,唯有一个“等”字。

  美国记者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在《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一书中曾写道:“粤赣边区的军事指挥李才莲也牺牲了,没有人知道死难的具体时间和情形。”

  李才莲是江西兴国人,15岁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在新婚第3天,便离家参加革命。妻子池煜华曾步行五六天前往赣南宁都,只为和丈夫相聚。

  依依惜别之际,李才莲对她说:“如果有人说我死了,千万不要相信,记住,等着我。”

  一句叮嘱,支撑着池煜华度过了此后的70多个春秋。

  日复一日,她倚门翘首以盼。一低头,一抬脚,就是岁月起伏。一道木门槛,硬是被踏出一道豁口,宛如一弯残月。

  1934年秋,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李才莲留下坚持斗争,任中共苏区中央分局委员。

  听说丈夫在瑞金打游击,池煜华便翻山越岭寻找,却遍寻不到。但她始终记得丈夫的叮嘱,侍奉婆婆并将李才莲的弟弟、妹妹抚养成人。

  漫长的等待中,她时常对着一面锈迹斑斑的老镜子梳妆,那是丈夫留下的唯一爱情信物。只是镜中人,已青丝成霜。

  直到20世纪80年代,相关部门才得以确定,李才莲于1935年牺牲在瑞金铜钵山区。那是一场突围之战,年仅22岁的李才莲被叛徒杀害。

  2005年,94岁的池煜华去世。没人知道这位因一个“等”字,守候了70余年的老人临终前在想些什么。陪她老去的,是那面被岁月斑驳了的老镜子。

  她的墓碑面朝山外,遥望着进村的乡路。

  你的名字是我念过最美的情诗

   ↑图为方志敏。(中国照片档案馆提供)

    ↑图为缪敏(中)。(方志敏纪念馆提供)

  “细姩,我想把我名字当中,志敏的‘敏’字送给你。”在电视剧《可爱的中国》里,方志敏对新婚妻子缪细姩(缪敏)说,自己身无分文,只有这样一件特别的礼物。

  而比剧中情节更浪漫的是,方志敏后来给妻子取化名“李祥贞”,与自己所用化名“李祥松”,又是一对,都有吉祥如意的寓意。

  他们没有鲜花、钻戒,有的是烽火、硝烟。革命者的爱情之所以分外浪漫,就是因为他们能为彼此摒弃许多世俗的欲望,甚至是献出生命。

  方志敏夫妇在赣东北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时光。他们都喜爱歌舞、戏剧,有时还会在工作之余一起排练节目。

  1932年,敌人“围剿”愈加凶猛。那年冬天,他们唯一的女儿方梅出生,缪敏在转移途中扯断脐带,然后把这个哭声像小猫一样的女孩寄养在老乡家中。

  最后一次和女儿见面时,方志敏流着泪,抱起两岁的方梅亲了又亲。转身间,即是永别。

  1935年1月,在降满大雪的怀玉山中,方志敏不幸被捕。不久,缪敏也落入敌手,被囚禁于与丈夫关押地一墙之隔的南昌女子监狱。

  新中国成立后,缪敏和分别十余年的女儿终得相见。在方梅21岁生日那天,缪敏送给她一本“迟到”的成人礼——《可爱的中国》。

  这是女儿第一次触摸到父亲的文字,她渐渐明白了父亲为什么不得不抛下他最爱的人。

  答案写在父亲的遗稿中:“共产党员——这是一个极尊贵的名词,我加入了共产党,做了共产党员,我是如何地引以为荣呵!从此,我的一切,直至我的生命都交给党去了。”

  1977年,方志敏的骨灰隆重安葬于南昌梅岭。缪敏却没能等到这一天。就在安葬仪式举行的一个月前,这位曾与丈夫并肩战斗的革命者与世长辞。

  ↑图为方梅伏案写作。(方梅亲属提供)

  如今,他们的女儿方梅已是年近九旬的老人。有时在睡梦中,她会梦到父母向她微笑,希望她生活幸福。

【纠错】 【责任编辑:吴亚芬 】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22051127221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