鄱阳湖才是白鹤最好的家
2021-02-25 09:00:09 来源: 江西日报
关注新华网
关注头条江西
图集

    射山湖上候鸟飞,永修吴城滩涂肥。余干白鹤如云至,日日饱食不思归。这是去年冬天记者在鄱阳湖畔看到的景象。因为候鸟的增多,特别是林业部门发起的寻找白鹤“爱爱”活动,使白鹤再次进入人们视野,引发更多关注。

    去年冬天来了多少白鹤

    江西林业部门公布数据:去年来鄱阳湖越冬的候鸟为68万余只,比前年增加了1.1万只。

    “候鸟的统计数据有些误差很正常。”江西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徐志文认为,候鸟个体、种群都有大小之分,加上候鸟在白天的活动范围比较大,即便在保护区管理的9个湖泊中,也很难准确无误计算出候鸟的数量。

    不过,对白鹤这样的“旗舰物种”,每年公布的数据都基本准确。目前公开数据是:全球白鹤4000只左右。“去年12月底,我们对鄱阳湖地区作了同步调查,在鄱阳湖的白鹤是4015只。”徐志文说。

    在康山垦殖场,白鹤在多处扎堆,更有“一家三口”在其他田块觅食、游荡。已经在鲤鱼洲、康山及吴城观测近半个月白鹤的江西农大学生刘洁、黎敏灵介绍,1月27日,他们在一处扎堆的白鹤中,清点出白鹤的数量为1450只。余干县林业局野保站站长雷小勇告诉记者,在康山稻田里觅食的白鹤,一般会分成几处扎堆,他们做过同步调查,最多的一天,接近3000只。

    白鹤都来鄱阳湖了吗

    白鹤是鸟类的“活化石”,濒危等级最高,所到之处,都受到高度关注。今年江西公布的白鹤数量为4015只,能否说,全球所有的白鹤都来鄱阳湖越冬了呢?

    回答是否定的。从已掌握的材料判断,鄱阳湖已不是白鹤唯一越冬地。

    2021年,全国开展鹤类资源同步调查。安徽省调查结果于日前出炉:共记录到鹤类5种390只,其中白鹤45只,比2020年同期调查多出了19只。今年的45只越冬白鹤中,9只首次在武昌湖调查到、9只在龙感湖调查到,8只在淠河调查到。表明白鹤在安徽省的越冬地,也不止升金湖一处。

    而在白鹤“爱爱”的现身地——山东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15年就开始监测到越冬白鹤,2016年1月,共监测到57只白鹤。2021年1月28日,山东东营爱鸟人士付建智在微信朋友圈发了数张他拍的白鹤照片。他告诉记者:“最近在黄河口,前前后后看到 20多只白鹤。”

    白鹤在鄱阳湖越冬安全吗

    候鸟对越冬地的要求非常高:生态优良、食物充足和绝对安全。

    数千只白鹤不远万里来鄱阳湖越冬,鄱阳湖无疑是候鸟最安全的越冬地。

    但是,不安全的因素,或多或少还存在。2018年12月31日,九江市公安局侦破一起非法毒杀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琵鹭案件,6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网。犯罪嫌疑人在湖口县鄱阳湖南北港水域毒死了16只白琵鹭。去年,一只在万年县境内活动的东方白鹳,疑似中毒死在巢里,留下伴侣和3只幼鸟。

    对人为投毒偷盗候鸟的行为,江西持续加大打击力度,“像保护家人一样保护候鸟,以查命案的力度严查伤害候鸟行为”的理念,渐渐深入人心。今年1月1日起,长江重点水域十年全面禁捕正式开启,鄱阳湖区全面禁止天然渔业资源生产性捕捞。湖区一切捕鱼设施全面清理,候鸟在鄱阳湖多了一道安全保障。

    白鹤为什么离开鄱阳湖觅食

    “白鹤到南昌高新区鲤鱼洲管理处的田里觅食”“近3000只白鹤第一次集中在康山垦殖场吃稻谷”——过去见人就躲、拒人千里之外的白鹤,现在与人近在咫尺,人们拍手叫好。

    但是,候鸟保护人士都认为:大量白鹤离开鄱阳湖觅食,是不得已而为之。

    徐志文介绍,去年鄱阳湖持续的高水位,导致湖区沉水植被受影响。每年七八月正是沉水植被需要光照的黄金期,由于当时鄱阳湖还处在高水位,这些沉水植被见不到阳光,出现了大面积死亡现象。白鹤多以沉水植被的根茎为食。当大批白鹤飞抵鄱阳湖后,普遍遭遇了食物危机。

    徐志文告诉记者,很多生态学家还是希望让候鸟回归到湿地,回到鄱阳湖。白鹤大规模、长时间待在藕田、稻田里觅食,会引发一些问题:离人近了,过度依赖人工为它们提供的食物,候鸟的天性会受到影响。“对人工建立候鸟临时‘避难所’的做法,生态界存在着争议,还不能简单下结论。”徐志文说,“我们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解决鄱阳湖植被衰退的问题上,做更多的湿地修复工作,最终让候鸟全部回归到鄱阳湖里去,让它们能够在湖区更好地栖息。”

    我们需要怎样的护鸟文明

    近3000只白鹤云集余干县,让全县人民喜出望外又措手不及。随着媒体的宣传,本县居民、全国各地的拍客都到康山稻田边看鹤拍鹤。特别是元旦期间,狭窄的乡道上,拥堵成为常态。县里为了不让白鹤受到惊吓,封闭了康山大堤公路,每条机耕道入口处拦起了铁丝网,设置警示牌,增派15名护鸟员,日夜巡护在白鹤觅食的区域和留宿的鄱阳湖畔。

    但是,仍有少数拍客置若罔闻,明知故犯。有的不满足于白鹤总是低头觅食,趁护鸟员不注意,故意大声吆喝,让鹤群受到惊吓后腾飞;有的趁天未亮潜入禁区,躲在伪装的帐篷里,等白鹤从湖区飞到田里后,一阵狂拍;有的甚至贿赂当地居民,以干农活为名混入禁区。

    2月4日,记者在《余干县2020-2021年度越冬候鸟和湿地保护巡护日志》上看到,康山白鹤觅聚集地,2020年12月17日至今年2月4日,记录拍客擅自闯入禁区或故意破坏铁丝网的文字,有13处。发现这种情况,护鸟员都会立即制止,并用手机拍下违规者的道歉视频,提醒他们,如果下次再犯,便公开他们的不文明行为。

    “爱爱”到底在哪里

    冬去春来,大批冬候鸟离告别鄱阳湖的日子越来越近。

    而由林业部门发起的寻找白鹤“爱爱”的活动,也已结束。结果是,到目前为止,在鄱阳湖没有发现“爱爱”。

    在都昌射山湖区,曾偶遇一支寻找白鹤“爱爱”的小分队,一名队员对记者说,他在鄱阳湖边找了一圈,拍到了很多环志的白鹤,有“S25”,也有“S27”,但就是没有拍到编号为“S26”的“爱爱”。在余干康山,雷小勇对记者说,他拍到了4只带有脚环的白鹤,唯独没有拍到“S26”。

    白鹤“爱爱”到底在哪里?“爱爱”承载了江西人民对候鸟太多的感情。虽然没找到“爱爱”,但更多的人还是对“爱爱”的再次出现,抱很大的希望。

    “2018年底和2019年初,‘爱爱’两次在黄河口被发现,身边还多了一只形影不离的白鹤,说明‘爱爱’已经组建了‘家庭’。”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干部文思标说,“白鹤一旦相爱,终生不渝。加上白鹤寿命长,野外生存能力极强;有了伴侣的白鹤,生命力会更强。”

    让我们共同期待“爱爱”出现的那一天。(记者 江仲俞 杨碧玉)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中庆
加载更多
江西南昌:春游凤凰沟
江西南昌:春游凤凰沟
“别样婚纱照”背后爱的传递
“别样婚纱照”背后爱的传递
节后“春风送岗位”
节后“春风送岗位”
节后订单生产忙
节后订单生产忙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136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