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九江:应急战线上的防汛“新兵”
2020-07-27 19:10:46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关注头条江西
图集

  7月以来,受持续强降雨和上游来水影响,修河、鄱阳湖、长江水位迅猛上涨,汛情形势严峻。短短4天时间,江西省九江市防汛应急响应接连调整响应等级,直至提升到了最高级。九江市应急管理局迅速组织调集精干力量充实综合指挥协调。这群防汛“新兵”迅速投入工作,以一级战斗的状态,以防汛指挥部为家,以沙发为床,勠力同心“战洪魔”。

  扎根防指 最美生日礼物让他喜出望外

  7月23日,对别人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对于九江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指挥协调组的马剑来说却美妙至极,因为那一天,他收到了31岁生日礼物。

  “早上8点多,我打了个电话给妻子,她说她和女儿要来看我。起初我以为她是在逗我玩,直到9点多,她们出现我面前,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激动和感动。”因为防汛,马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妻子,为了给丈夫过生日,马剑的妻子特意请了半天假,带着10个月大的女儿早上5点起来赶班车。自从该市启动防汛Ⅰ级应急响应后,为了及时处理突发状况,马剑便在市防指扎根。已经半个多月没有见过妻子和女儿。

  记者在该市防指看到,办公室里的一个小沙发,就是马剑的床。他每天忙着上传下达汛情信息、印发相关文件等,早上7点要起床,凌晨2点才能睡,遇到突发情况则一天只能休息2个小时。因为每天都有很多综合汛情需要整理汇报,只有把这些信息第一时间整理好,才能给领导最准确的防汛信息。为了不打扰他工作,马剑的妻子经常是拨通了电话:“你不用说话,把手机放那,我就看看你就好。”

  坚守岗位 女儿的“告状”让他心情复杂

  “你的头发已经长出了新高度啊!”原本就骨瘦如柴的况文建因为长时间没理发,成了同事们见面时打招呼的话题。

  从原防震减灾局转隶到九江市应急管理局后,33岁的况文建就在防汛抗旱科工作,经过2019年整个汛期的防汛锻炼,好学的他从一个防汛“门外汉”,变身成了同事们眼中的“行家里手”。今年汛期,况文建一直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分析水情、雨情,研判汛情。“防汛抗洪战斗是一场全风险管控、全要素调度、全力量调动的战斗,任何一条指令的发出都需要将气象、水文、水利等部门的信息进行综合,需要对已经采取的措施进行小结分析,对下步的战术打法提出初步建议。”况文建告诉记者,作为指挥协调组一员,在面对洪涝灾害时,快速迎战、科学调度显得尤为重要。

  为了不耽误工作,他的一日三餐都是在办公桌上解决。这样就可以省下时间,更加密集地关注最新汛情变化。连续加班20多天的他已经吃了整整一大箱酸辣粉。因为长时间盯着电脑,他的眼中布满血丝,实在累了就用眼药水滴上几滴。由于长时间在市防指,况文建无法抽出时间给女儿辅导习题,陪她游戏,也无法陪伴有7个月身孕的妻子去医院做产检。当得知女儿因为长时间见不到爸爸而打电话向爷爷奶奶“告状”说“爸爸不爱我了”时,况文建心情很复杂,但他相信,女儿长大后会理解他。

  不离战场 家庭责任的缺位让他心存愧疚

  “去年是小练,今年是大战。”沈玉华被临时抽调到市防汛指挥部办公室已经是第二回了。进入防汛Ⅰ级响应后,市防指每天都要召开一次防汛会商会,对全市各地防汛救灾工作进行研判调度,他每天要将来自不同方面数十份文字材料进行数据比对、汇总整理、分析综合,并形成会议讨论材料。最忙的时候,他几乎是通宵战斗。

  7月12日,对于沈玉华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家人为他准备好了丰盛的庆生宴。然而当沈玉华处理好手里的工作任务时,已经到了晚上11点。本想着能收个“早工”回家,但就在这时,沈玉华突然得到修河三角联圩溃坝的消息,事关2万余人生命财产安全,他跟随九江市防指领导连夜赶赴溃坝现场,指导圩内群众连夜紧急转移安置。紧急转移就是要与时间赛跑,当看到主要交叉路口上的车辆堵了近1公里时,他十分焦急,当即来回穿梭在车流队伍中,开展起了交通疏导工作。直到次日凌晨3时,经过反复排查,确认三角乡2万多名群众全部撤离后,他才放下心来。当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时,已是早上5点。

  启动防汛应急响应后,沈玉华每天都是早上7点左右出门、凌晨2点回家。最初的几天,他的妻子还等着他回家,而在沈玉华一遍遍“快了”“快了”的敷衍中,妻子也在等待中睡着了。后来,他的妻子索性就不问了。“每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儿子还没起床。算下来,已经有半个月没能和他好好说上一句完整的话了。”家庭责任的缺位让沈玉华心存愧疚,唯有等汛情过去后再好好弥补。(通讯员程静 陈芳)

+1
【纠错】 责任编辑: 戴艳
加载更多
高温“烤”验下的坚守
高温“烤”验下的坚守
岛乡留守记
岛乡留守记
安置点的美术课
安置点的美术课
江西彭泽:守护堤坝的应急“援兵”
江西彭泽:守护堤坝的应急“援兵”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22031126291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