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扩音器的女书记
2020-07-21 20:49:27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关注头条江西
图集

  新华社南昌7月21日电 题:带扩音器的女书记

  新华社记者闵尊涛

  戴着个草帽,身穿一套迷彩服,左手胳臂上还有个红袖章,这都显示出龚芦花的身份:防汛值班人员。但与一般防汛人员不同的是,她腰间还别着一个黑色的扩音器。

  “这是为了说话方便才戴上的。”龚芦花笑着说。

  龚芦花是江西省南昌县南新乡党委书记,已连续在南新联圩上值守了十来天。

  受连日来强降雨及上游来水影响,位于赣江下游尾闾的南新联圩水位持续上涨,到7月11日21时,水位已达到历史最高水位——23.21米。

  “10日至11日是压力最大的两天,水位一度以每小时35公分的速度上涨。”龚芦花说,那两天她彻夜未眠。

  从小生活在农村,而且有多年防汛工作经验的龚芦花,在今年这么大的洪水面前感到压力巨大。

  宁可备而不用,不可用时无备。

  在水位达到警戒线之前,看到水位一直在上升,龚芦花已做好防大汛、抗大洪的准备。

  7月10日23时,开完防汛工作会的龚芦花回到乡里,走进大院后,发现到处是积水,问了一圈,大家都不知道原因。

  她连夜叫来了当地的老水利专家,经过一番仔细查看和分析,才找到原因:圩堤挡水墙出现渗漏、下水道返灌导致大量积水。

  为了保证圩堤安全,龚芦花连夜调度,一直到凌晨5点才将积水问题解决。但第二天路面又出现一些积水,她又动员了县乡村300多人在圩堤内侧修建了一条120多公分高的子堤。

  除了处置突发情况,龚芦花一天的时间被排得满满当当,开会、调度、巡堤……凌晨1点多回到指挥部,还要准备第二天工作。

  “这些天睡觉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48小时。”龚芦花开玩笑地说,这段时间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可能水退下去之后,自己就扛不住了。

  11日,在参加县里召开的防汛工作会时,龚芦花需要发言,但当时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嗓子严重失声。

  “由于严重缺乏睡眠,加上在处理险情时,心里很急,嗓门也会跟着大起来。”龚芦花说,嗓子失声后,她就开始大量吃润喉片。

  但嗓子冒烟的状况没有得到很大改善,她又想到干脆带个扩音器,既节省体力,也便于开展工作。

  “我的嗓子比以前好多了。”当龚芦花摘下扩音器说话时,能明显感觉到嗓音还是严重嘶哑。

  其实龚芦花自己清楚,最重要的还是保证充足的睡眠。但最多的一晚,她也只睡了4个小时。

  洪水不退,人不退。

  “最近,水位一直在下降,但防汛应急响应级别没有降,相应的防汛标准也不能降。”龚芦花语气坚定地说。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杨益民
加载更多
给堤坝做“CT” 抗洪“神器”助力防汛一线
给堤坝做“CT” 抗洪“神器”助力防汛一线
抗洪一线“父子兵”
抗洪一线“父子兵”
堤坝守护者
堤坝守护者
过去护卫国家尊严,现在守卫父母家乡
过去护卫国家尊严,现在守卫父母家乡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22071126267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