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信息的风吹过古街的门楣 景德镇市三河村之变
2018-11-19 08:41:04 来源: 江西日报
关注新华网
关注头条江西
图集

    原标题:电子信息的风吹过古街的门楣,唤醒了石板路下沉睡的商贾因子——三河村之变

    当古街遇上互联网,会有什么故事发生?

    “电子信息的风吹过古街的门楣,唤醒了石板路下沉睡的商贾因子……”这首被装帧的现代诗《当古街遇上互联网》与“中国‘淘宝村’”铜匾一起,悬挂在三河购·淘宝村电商服务中心。

    因建有纪念三闾大夫——屈原的三闾庙码头,地处景德镇市昌江区三河村,是明清时期景德镇重要的货运码头之一。精美的陶瓷从码头装船下河,经鄱阳湖通江达海,并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行于九域,施及外洋”。

    而今,商业基因在三河村得到了继承,陶瓷依旧从三河村通达世界,只是与以往的方式不一样。过去需要的是水上交通,现在需要的是互联网络。今年“双十一”前夕,与清冷寂寥的三闾庙码头紧紧相依的中国陶瓷城内热闹得不能再热闹:电脑接单,填快递单,打包产品。在三河村,人们已经习惯了这种“静与动”,他们熟知一个旧的商业时代结束,一个新的电商时代已然到来。

核对待发货产品的质量。朱鸿飞摄

商家们双十一守在电脑前。朱鸿飞摄

    要素聚集

    三河村,曾是个长期得不到治理的城中村,社会矛盾频发。

    改变是从2008年开始的,一边是村里失地农民不再想游手好闲、得过且过;另一边是“景漂”、“景归”的创业者需要找到有文化底蕴,且价格相对便宜的生活之所,三河村满足了这些要素。这些人利用网络,唤醒了三河村曾经的繁荣。

    唐龙陶瓷有限公司负责人邓星是三河村第一批“触电者”。与其他创业者不同,邓星先有“渔”后有“鱼”的。在没有自己产品的情况下,他在三河村租房子做电商平台,然后采购他人产品销往全国各地,赚取差价。邓星记忆犹新的是,去实体店拍照时,经常被店老板赶了出来。

    即便这样,邓星就还是赚到了第一桶金,并建起了自己的生产线。

    邓星负责线上销售,哥哥负责国际贸易,弟弟负责国内销售,“三个男人一台戏”,短短10年时间,年销售额突破3000万元,而在京东、淘宝、亚马逊等电商平台的线上销售占据了半壁江山,产品畅销世界五大洲。

    在邓星的办公室挂着一幅世界地图,上面密密麻麻地贴着小小的五星红旗。邓星说:“我们的产品卖到哪个国家,我们就在地图上贴一面五星红旗。”原以为上规模的电商企业才会有“拥抱世界市场”的远大志向,而在三河村蹲点采访,记者所见大大小小电商企业,都会挂一幅世界地图。

    “眼中有世界,才敢闯市场。”三河村委会主任姚春华如此回答。这不仅让人惊讶三河村人“买全球、卖全球”的气魄与胆量,也知晓了三河村陶瓷线上交易额这几年直线上升的秘密。

    10年前,三河村出现了依托中国陶瓷城开展网上贸易的个体工商户;10年后,电商产业的快速崛起,三河村已集聚了2000余户电商,三成村民开网店,大量大学生创业者与“景漂”涌入,呈现家家户户触“电”的盛景。谈及为何选择三河村,邓星说:“这里有制坯、烧窑、市场一条龙的产业链。”正是有了诸多“邓星”,2016年10月,在第四届中国淘宝村高峰论坛上,三河村登上了阿里研究院发布的国内最新淘宝村榜单,被授予“中国淘宝村”称号。

    三河村有着发展电商的完整产业链,也有助推电商发展的贴息贷款。在昌江区,符合条件的小微电商企业可获50万元以下贷款,大型电商企业可获200万元以上贷款。三河村村委会主任姚春华表示,目前三河村范围内日用瓷、艺术瓷、纪念瓷等陶瓷线上交易额超过1000万元的有20余户,曾经景德镇最难管理的城中村变身为远近闻名的电商村、亿元村。

    激活资源

    当人们还在争论电商冲击实体店的时候,曾经不尽如人意的中国陶瓷城借助电商实现了“一店难求”。

    2004年,在一片热闹声中,地处三河村的中国陶瓷城开启了大幕。从此,担负起“规范景德镇陶瓷市场、整合陶瓷资源、提高景德镇陶瓷整体竞争力”的重任。

    然而,事与愿违,因地处郊区,人气一直无法提升,一阵热闹过后,中国陶瓷城归于平静。

    当时,很多人担心中国陶瓷城会陷入尴尬境地,这其中包括中国陶瓷城负责人冯武军。冯武军说:“办法使尽了,商户喊着要退铺,心里暗想完了完了。”恰好,互联网东风吹来。

    “线上销售带动了线下销售,盘活了中国陶瓷城,景德镇六成以上电商企业都是从这里起步。”冯武军称,中国陶瓷城可以说是景德镇陶瓷电商企业的“黄埔军校”。

    大梦瓷谷陶瓷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胡景峰见证了三河村的电商一步步走向繁荣。在中国陶瓷城经营陶瓷较早的他,做电商起步晚。“那时,许多年轻的电商人在这里赊账拿产品,个个风生水起,后来他们很多人超越了我,这也是我的一种自豪。”胡景峰笑称,不过,他们为我做嫁衣,帮我推广了陶瓷艺术产品。因而,胡景峰的女儿胡慧娟辗转电商时,其大师瓷、艺术瓷在电商平台有了很高的人气。

    “有艺术的‘细菌’,还要有培养‘细菌’的土壤。”姚春华故意将艺术细胞说成艺术细菌,因为这句话在三河村很流行。

    “这里云集了所有知名品牌的物流企业。”创业不久的丰志安跟随大流来到三河村,因为在这里邮寄快递费都比其他地方便宜,每公斤续重只要0.5元,而离开三河村则需要1元。

    张桂世摄影技术了得,数年前在这里难觅生计,不得不远走他乡,在浙江开了一家影楼。正是看到了三河村电商的崛起,他2015年回到了景德镇,在三河村专门为艺术瓷拍艺术照。

    “现在大家都向精致化发展。”张桂世偌大的工作室,摆放了各式各样的瓷器,每天忙得不可开交。

    借助网络的力量,实现了三河村华丽转身。“越来越多的陶瓷企业抢滩电商,在网上实现订单、预约交货、结算。”姚春华说,“电商让三河村的陶瓷周游世界,成就了三河村的‘中国淘宝村’。”值得一提的是,较10年前相比,三河村的出货量至少翻了10倍。

    静待窑变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对三河村来说也是如此。

    三河村忧虑的是如何解决“三河购”电商经营户仓储难的问题,以更好地留住电商企业,吸引更多陶瓷电商企业进村发展。

    “浅水养不了大鱼。不少上了1000万元销售规模的电商企业,因为场地受到局限,不得不离开。”姚春华说。

    “其实不想走,其实我们想留。”众多已经离开中国陶瓷城的商家说,主要是扩大再生产用地得不到满足,仓储成为一个难以逾越的坎。

    这是三河村最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可不是致命的问题,致命的问题是电商企业在无监管的情况下,卖低质量的东西赚差价。

    这种行为,让三河购·淘宝村电商服务中心许春华坐立不安,因为他想到了之前的“跑会”。民间组织的景德镇瓷器展销会本地俗称“跑会”,这一行兴起于1990年前后,景德镇各色人群扛着“瓷都”招牌走南闯北,搞展销会卖陶瓷。参差不齐的货源毁了展销会的招牌,展销会日渐萧条。

    “现在村内不少电商企业想着省人工成本,线上销售仿制品,结果是把好产品也搞砸了,长此以往,消费者信任度就会降低,电商平台就会走上‘跑会’的老路。”许春华建议,景德镇市相关部门可以引导企业,利用二维码技术,打造中国淘宝村——三河村的品牌,闯出一条发展新路。”

    “现在很多三河村的电商企业大打价格战。”胡景峰与许春华有同样的观点,“于是,德化、唐山等各地的瓷器来到景德镇,然后印个‘景德镇制’又出去了。关键是客户没有辨别能力。”他认为,应该像肉菜追溯体系那样,给每个景德镇产的瓷器配上“身份证”。

    景德镇德韵陶瓷文化有限公司开始探索新零售,人事部总监钟灵告诉记者,他们的观宋陶瓷已经试运营了线下品牌代理点,如果消费者线上看中哪款产品,可以选择到最近的实体店现场查验。去年试运营了15家品牌代理店,线上线下同产品、同价格、同服务。这种模式没使线上销量减少,反而线上销售今年增长了20%以上。“明年底,德韵陶瓷这种代理店将开到至少300家。”钟灵说。

    正如《当古街遇上互联网》所写:“当互联网点燃古街的丝路情怀,请静待这里的七彩窑变,万亩春光!”

    记者手记

    从过去的三闾码头到现在的中国陶瓷城、中国淘宝村,三河村这几年的电商发展有目共睹。众所周知,三河村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承担着景德镇陶瓷外销的重任。其间,三河村有过失落,也有过迷茫,最终都能快速地从迷茫中找到发展方向。出台政策扶持电商,让青年人在这里实现自己的梦想,此举值得点赞。

    不过,也必须看到三河村在发展电商过程中所面临的许多问题:比如如何留住大的电商企业;如何解决三河村电力负荷小影响经营;如何监管电商企业滥竽充数等等。这些问题不解决,瓶颈不突破,砸了招牌不说,还会影响到景德镇整个陶瓷电商的产业发展。记者欣喜地看到,有的企业已经开始行动,自寻出路保住“饭碗”。对此,管理者也应该行动起来,正视问题,解决问题,让三河村电商产业越走越快,越走越稳。

    记者 余红举

    

+1
【纠错】 责任编辑: 吴亚芬
加载更多
2018井冈山红色国际马拉松热力开跑
2018井冈山红色国际马拉松热力开跑
篮球——WCBA:八一南昌胜福建心相印
篮球——WCBA:八一南昌胜福建心相印
江西赣州:“世界橙乡”喜迎丰收 果农车间加工忙
江西赣州:“世界橙乡”喜迎丰收 果农车间加工忙
来自“爱心妈妈”的问候
来自“爱心妈妈”的问候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22051123732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