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潭市余江区“四个结合”创新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新模式
2018-11-13 11:38:09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关注头条江西
图集

  新华网南昌11月13日电(通讯员江翠芳)余江区立足本地实际,创造性地将农村金融产品创新、机制创新融入乡村自治管理,建立了信贷村级初审机制、增信机制、信用户“进”“退”机制以及抵押物处置机制等,探索出一条以信用担保为核心的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模式,有效破解农村贷款风险控制难、授贷手续繁、授信额度小等难点问题,引导农村金融“活水”更好地支持农业农村经济发展,让普通农户也享受到便利的农村金融服务。

  今年以来,余江区在前期全面完成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基础上,围绕完善农村土地承包权、经营权权能,以鹰潭农商行余江支行为试点银行,探索推进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在信贷审核、授信增信、改善服务、控制风险等方面,形成独具特色的机制设计和操作办法。

  一是乡村自治与金融创新相结合,下放初审权限。农商银行将贷款初审权下放到村委会和村小组,由村民理事组成评定小组,就家庭劳动力数量、婚姻状况、家庭人口素质和技能状况、社会信誉状况、社会关系状况、家庭责任感、生活习惯、生活水平等诸多指标,对全体村民按户进行“背靠背”评分。农商行对每户得分取平均数,平均分在75分以下的农户不予授信。评定结果和授信额度张榜公示,确保公开、公平、公正。如潢溪镇邹家村小组138户村民中有112户取得了授信资格,共获授信额度703.8万元。

  二是产权抵押与信用担保相结合,提升授信额度。农商银行根据行情,设定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的基础信用额度为500元/亩年。以农户承包地5亩、二轮承包期剩余10年计算,每户可获得基础授信2.5万元。如果一些农户的基础授信额度不能满足资金需求,可通过三种途径获得增信:按照夫妻双方及双方父母、子女在农商行的日均存款余额的1—3倍申请增加授信额度,最高可获得授信20万元;按时足额还清贷款、信用良好,农户可申请增加授信额度;村(组)内3/4用信农户还清旧账时,该村(组)可申请开通整村授信业务,村(组)内每个农户可增加5万元授信额度。此外,农商行拟结合信用村、信用户评比情况进一步提高授信额度。

  三是便利服务与优惠利率相结合,降低信贷成本。为提高办贷效率,农商行收到农户首次贷款申请后,及时核实相关资料,做好面谈面签工作,提交到贷审会审批确定贷款金额,做到5个工作日内发放贷款,最快可缩短至2个工作日。在授信额度之内,农户可根据自己需要,自主决定放贷时间、放贷额度、放贷次数。农商行实行一次授信、循环使用、随借随贷,在2年授信期内,农户可通过百福惠民卡、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随时随地进行自助放款和还款,极大地便利了群众。同时,参考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档次基准利率,并结合借款人的实际情况,由银行自主确定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的利率,本人及近亲属在农商银行日均存款余额达到贷款金额10%的执行优惠利率5.8‰,达不到10%的执行优惠利率6.9‰。

  四是信用户“进”“退”机制与抵押物处置机制相结合,加强风险防控。一方面严把准入关。农户办理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必须得到当地村委会、村小组的明确支持,由村委会、村小组签字同意后提出书面申请。同时,只要在农商银行有不良贷款的或在他行有不良记录的都不能准入,不还清不良贷款不予发放新的抵押贷款。另一方面建立退出机制。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不良贷款率(自然灾害等不可抗拒原因造成的除外)超过5%的村小组,农商行将对该小组随时停止办理此项业务,待该小组此项产品贷款规模偿还压缩至5%以下再发放新贷款。再一方面创新抵押物处置机制。如果出现贷款农户无力偿还本息,银行可采取贷款重组、按序清偿、协议转让、交易平台挂牌再流转等多种方式处置抵押物,抵押物处置收益由银行优先受偿。

  余江区推出的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模式,突出村民自治约束、农户自主服务,把准贷的初审权、贷款的决策权交给农民,充分挖掘农村信用资源,降低融资门槛和金融机构业务风险,实现农村金融需求两端的有效对接。这一模式的创新点突出表现为三个方面。

  一是“整村授信”的批发信贷。这一模式建立了个人信用与集体信用的捆绑机制,对村集体参与信贷全过程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例如,在审核时,村小组在对农户进行打分评定时,出于整村信贷的考虑,会力求做到严格标准、客观公正。为提升整村信用等级,村小组还积极督促还款、追还旧账等。如,在村委、村小组、村民的帮助下,鹰潭农商行潢溪支行已收回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老账”1200多笔,金额460多万元。

  二是无政府担保的风险管理。余江区以信用为核心建立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风险屏障。首先,村小组充分掌握“信用信息”,将不符条件的申请者挡在授信准入之外,从源头上降低银行信贷风险。其次,利用熟人社会形成对贷款农户的“软约束”,促进了农民自觉守信、合理用信、及时还贷;再次,发掘乡土文化中“信用继承”“父债子偿”等传统习俗,建立不良贷款的化解机制。相比于有的地区推进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设立风险补偿金的做法,这一模式的优势在于降低了政府在农村信贷方面的管控成本,避免政府陷入风险“兜底”的境地。

  三是面向小农和规模经营主体的信贷产品。余江区创设的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产品,不论是对小农还是对规模经营主体,都统一标准确定基础授信额度,只要农户有承包土地经营权,即可申请贷款,降低金融门槛,扩大金融服务覆盖面。建立的多种可叠加的增信机制,既考虑了小农因土地面积小、抵押贷款极为有限而不能满足用款需要的问题,为一些农户外出从事非农产业提供了启动资金,也考虑到种植大户、家庭农场等新型经营主体生产流动资金需求大的实际情况,推动和支持了土地适度规模经营。据统计,在实际授信额度中,除部分用于做点小工程、经商等,大部分用于种养大户、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规模种养业。

  余江区开展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时间虽然不长,但效果明显,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满足了农民贷款需求。在数量上,截至2018年9月,农商行已为余江区48个村委会、345个村民小组开通了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业务,共授信20173户、145400万元,已用信909户,用信余额8607万元,用信率达6%。在时间上,推行随时申请、随时授信、随时放贷、随时偿还的自主贷款业务,缓解了农民发展种植业、养殖业季节性资金短缺的问题,有力支持了农业生产。

  二是改善了农村金融生态。余江区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机制健全、服务便利、价格低廉,促使有融资需求的农户更加倾向于从农商银行等正规金融机构贷款,减少了民间借贷。同时,信用约束、道德约束等机制的引入,搭建了“熟人社会”与“信用社会”间的桥梁,加强了农户的自我管理、自我约束,营造了合理用信、相互督信、及时还信的农村金融环境。

  三是提升了乡村治理水平。农户以土地经营权抵押需经村委会、村小组同意,在实化集体对农村土地所有权的同时,也体现了村集体风险担当意识,增强在农民群众中的存在感和农民群众对集体的认同感。村委会、村小组参与并组织村民理事信用评定,既是村民自治制度在乡村事务处理中的生动实践,丰富了村民自治的内涵,也找到了一种加强农村社会治理和精神文明建设的有效途径。

+1
【纠错】 责任编辑: 戴艳
加载更多
直播联合国丨漫“邮”联合国
直播联合国丨漫“邮”联合国
江西南昌:菊花绽放迎客来
江西南昌:菊花绽放迎客来
江西乐平:菌菇产业促脱贫
江西乐平:菌菇产业促脱贫
江西:“脐橙之乡”丰收采摘忙
江西:“脐橙之乡”丰收采摘忙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22031123705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