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恒大
旗帜边按钮广告

新华快讯:

  • 新华社快讯:赣州南康区被国家林业局专家组评为“中国实木家居之都”。
  • 新华社快讯:江西鼓励省内企业境外融资,省高速集团等企业正积极推动境外发债工作。
  • 新华社快讯:2017年端午假日期间,全国共计接待游客8260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337亿元。
  • 新华社快讯:南昌开通全国住房公积金异地转移接续平台,方便职工办理公积金异地转移业务。
  • 新华社快讯:江西省政府、省军区联合发文,明确事业单位国有企业要带头安置退役士兵。
新华网江西 > 正文
2017/ 09
11
13:18:30
机器人穿上“白大褂”,你敢让它做手术吗
本文来源: 新华社 高皓亮 责任编辑: 杨益民
打印本页
摘要 从2006年引进首台手术机器人至今年2月,我国已累计开展4万余例机器人手术,机器人走上手术台已成为现实。

  新华社南昌9月11日电题:机器人穿上“白大褂”,你敢让它做手术吗

  新华社记者高皓亮、王莹

  装有手术钳的机械臂伸缩,其中的芯片自动传输数据,记录完成的手术量。根据设在上海的长海医院手术机器人国际培训中心提供的数据,从2006年引进首台手术机器人至今年2月,我国已累计开展4万余例机器人手术,机器人走上手术台已成为现实。然而,当你真正躺在病床上,是否会有这样的担心,电压不稳它会乱挥刀吗?万一程序被黑客入侵……

  “全球最忙手术机器人在中国”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泌尿外科病房中,69岁的罗丹做机器人前列腺癌根治术已满一周,半躺在床上有了说笑的精气神,“刀口小,术后恢复时间也短,医生说我现在就可以出院了。”

  “手术机器人是外科医生手中的神剑。”负责手术的医生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王共先,办公室墙壁上挂着他做手术的3幅照片,分别代表他从1982年参加工作以来,亲身经历的传统开放式手术、始于上世纪90年代的腹腔镜手术以及机器人手术3个时期。

  和开放式手术相比,腹腔镜让王共先看着电视监视器,借助特制的加长手术器械就能完成病人体内的手术。机器人时代的到来,让他首次不用自己手握手术刀,单靠操纵手柄也能完成手术。“人的手腕只能前后左右4个自由度,装着手术钳的机械臂‘手腕’有7个自由度,能自由旋转540度。”

  在“80后”博士后、王共先的助手郭炬的眼中,透过腹腔镜看患者体内场景就像看家里的电视,而机器人呈现的就如同去电影院看3D电影。

  更高的自由度、更清晰的视野,意味着更小的创伤和更精准的治疗,当然也意味着更高的费用。和传统手术相比,罗丹术后住院时间减少一半,但要多花2万元左右,主要为机械臂前端的电剪、持针器等器械成本。

  2017年1-8月,为罗丹完成手术的这台机器人,共完成640例复杂手术,单机手术量高居全国第一。“中国的第一,也就是世界第一。”王共先介绍,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公布的数据显示,当前全球单机手术量排名前三的机器人都在中国。

  “机器人做手术,电压不稳咋办?”

  “我相信科学技术。”大学期间就读机械制造专业,让罗丹在医生提供的两个手术方案中更倾向于机器人手术。“但坦白来讲,多少还是有点疑虑。这毕竟不是操作机床,如果电压不稳或者突然停电,会不会给你其他地方来一刀。”

  保障机器人手术安全,安全性设计是最基本的保证。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研究员欧勇盛说,机器人机械臂设计模仿人手功能,可自动滤除震颤,一秒钟可纠正上千次,即便医生的手出现轻微颤抖,装有手术器械的机械臂也不会抖动。

  “在一次手术过程中,我们发现3D镜头的光束出现问题,机器人当即自动停机。”王共先告诉记者,手术机器人设计的紧急叫停和撤出等功能,都能避免因电压不稳、停电等情况引发的故障。

  但真正能带给患者安全感的还是操作机器的医生。王共先2017年初获颁500例机器人手术证书,他带领的机器人手术团队也成为全国机器人手术临床示范教学中心。“和传统手术相比,机器人手术要做更多的沟通,你要努力让病人明白,机器人只是医生手中的工具,还是要由医生操作。”这是他近3年来的最深感触。

  工具在变,机器人背后的医生也在变。2014年,从业30余年的王共先赴香港“考证”。按照机器人手术相关规定,要开展机器人手术的主刀医生、助手以及护士,无论临床工作多少年,均要先考取机器人手术资质,持证上岗。

  在腔镜手术时代,王共先在盒子中撒一把红糯米、一把黑米、一把白米,让团队中的医生在腹腔镜下分捡练习。如今,他又提出剥葡萄皮,让医生操作机器人一层层拨开葡萄皮,并要能复原如初。“在机器人放大的视野下,医生对解剖要有更深的认识。”

  “机器人要求更高水平的‘同事’”

  王共先办公室第三幅照片拍摄时间为2014年12月23日,医院首次开展机器人手术,王共先亲自操刀做了3台手术,耗时将近一整天,在当时还不一定有传统方式快。但事实证明,这是一个类似于早期火车和马车的比赛,不到3年时间,如今机器人手术效率已全面超越传统手术。

  在他的设想中,未来的医院中,将不仅仅有手术机器人,或许在门诊大厅就有引导患者的导诊机器人,在病房有帮助患者翻身的陪护机器人。国家《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也提出,开展手术机器人在三甲医院智能手术中心的试点示范。

  作为王共先的在读研究生,1990年出生的白汉祥感受到来自手术机器人的压力。曾经他的导师做一台泌尿外科手术,需要一个主刀,外加三四个助手,如今有了机器人的帮助,只需一个主刀和一个护士。他不得不担心这是否意味着自己的就业前景或将更加严峻。

  王共先给弟子的告诫是,手术机器人是更先进的手术平台,接受并用好手术机器人是大势所趋,也意味着未来的医院对医生的要求更高,智能化的工具需要更智能的人来掌控它。

  然而,这个55岁的外科医生始终坚信,无论机器人如何智能先进,都不可能取代医生。“不论机器人再进化,也不会有人类的直觉和情感,而这是病床上的患者最需要的。”王共先说。(完)

分享到: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22071121643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