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帜广告
旗帜边按钮广告

新华快讯:

  • 新华社快讯:赣州南康区被国家林业局专家组评为“中国实木家居之都”。
  • 新华社快讯:江西鼓励省内企业境外融资,省高速集团等企业正积极推动境外发债工作。
  • 新华社快讯:2017年端午假日期间,全国共计接待游客8260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337亿元。
  • 新华社快讯:南昌开通全国住房公积金异地转移接续平台,方便职工办理公积金异地转移业务。
  • 新华社快讯:江西省政府、省军区联合发文,明确事业单位国有企业要带头安置退役士兵。
新华网江西 > 正文
2017/ 06
14
16:39:43
62岁爱心妈妈坚持27年养育数十名孤残儿童
本文来源: 新华网 责任编辑: 吴亚芬
打印本页
摘要 从1990年收养第一个孤儿后,27年来,她累计收养了数十名孤残儿童,被评为2017年首期“赣州好人”。

    新华网南昌6月14日电(通讯员 李斐)“每一条生命都是如此宝贵。”江西省大余县南安镇62岁居民黄秀华总是这么告诉自己,也这么告诉身边的人。从1990年收养第一个孤儿后,27年来,她累计收养了数十名孤残儿童,被评为2017年首期“赣州好人”。

    “看着孩子的样子很心疼。”

    黄秀华住在当地政府为其安排的廉租房内,考虑到黄秀华的实际情况,在安排住房楼层时,有关部门特意将其安排在一楼居住,以方便进出。“现在每天闲的时候我还会去玩具厂里打打零工赚些钱,那里的老板很好,听说了我的情况,从来不限制我的工作时间。”黄秀华说,“钱虽然不多,但萍儿正在长身体,每天的收入可以给她买牛奶喝。”

    黄秀华和余萍

    黄秀华口中的萍儿是已和她生活了近11年的孤儿余萍。因先天发育不足,在出生的第二天,她的亲生父母抛弃了她,随后成了黄秀华家中的一员。“小家伙太可怜了,虽然当时家里已经收养了三四个小孩,但还是没忍心拒绝。”回忆起当时的场景,黄秀华说。

    黄秀华的收养行动是从1990年开始的。当时的黄秀华和丈夫共同经营着一家小饭店,四个孩子常绕膝前,日子虽不富裕,但也温馨。11月的一天,和往常一样,黄秀华早早地打开店门准备做生意,却见一个用纸箱装着的婴儿被人遗弃在门口。寒冷的冬天,婴儿的脸因为长时间啼哭已经泛青,可怜的样子让人心疼不已。“养着吧,有我一口就有她一口。”不顾丈夫的反对,黄秀华毅然决定留下这个孩子,并取名“黄玲”。

    刚出生的婴儿需要照顾,没有奶水,黄秀华咬牙买了昂贵的奶粉,每天定时冲泡喂养孩子。市面上没有米糊售卖,她就自己找来石磨亲手磨煮,一勺一勺把米粉糊喂给黄玲吃。在黄秀华的精心照料下,黄玲渐渐长大,性格开朗而乐观。但因在黄玲身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第二年,黄秀华的饭店被迫关门,与丈夫的婚姻也因理念不合以离异收场。

    “这是一条生命啊!”

    放弃了财产和房子,黄秀华带着黄玲在外面简单租住下来,平日里,通过给人采摘中草药换些收入。转眼到了1993年夏天,又一个女婴被人丢弃在黄秀华出租房门口,这是她收养的第二个孩子,取名“黄唯”。

    “第一眼见到她时满身都是蚂蚁,急得我赶紧烧水给她洗澡,翻出黄玲小时候的衣服给她穿。”黄秀华摸着黄唯的手说,“刚开始看不出什么,后来越长越大,才发现她和别的孩子不太一样。”

    看着黄唯比其他同龄的小孩长得慢,行为也和常人有区别,黄秀华揣着家里仅剩的积蓄,带黄唯来到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脑瘫”。

    “这是一条生命啊!”握着诊断书,看着黄唯水汪汪的大眼睛,黄秀华下定决心,要将孩子继续抚养下去。

    因为盘曲的四肢要尽量使其舒张,穿衣时须讲究力度,每天给黄唯穿衣服要花费黄秀华大量的时间。而比穿衣服更难的是黄唯的饮食。每餐都只能吃松软的食物,每隔两天还需要熬制中药控制病情。但食物和中药口感不好,黄唯并不愿意吃,黄秀华只能将孩子抱在怀中,用勺子一点一点往她嘴里送。

    为了能让黄唯站起来,每天,黄秀华都给她搬一张小板凳,手把手教她学会用双手支撑站立。“一次不行就两次,我也勾下身让她学着做,对我这年纪的人还真是个挑战。”黄秀华比划着说。渐渐地,推着小板凳,黄唯开始可以站立,几个月后,甚至可以依靠着凳子缓慢地走上几步路。见此情景,在一旁的黄秀华高兴坏了。“我特意找人定制了更方便支撑还不易摔倒的环形凳子,随着黄唯身子越长越高,陆陆续续又更换了两张更合适的。”

    “让他们感觉到家的温暖。”

    从1990年收养第一个孩子至今,黄秀华已陆陆续续收养过数十名弃儿。这些孩子中有的还不会站,有的还不会走,有的还不会说话。每天,房间里的孩子们躺的、卧的、爬的、跳的,不是这个哭,就是那个闹。黄秀华一会儿抱抱这个、一会儿摸摸那个,对每一个收养的孩子都视如己出,付出自己全部的心力。

    “家里最多孩子的时候,简直就是个幼儿园,当所有孩子都齐哇哇地喊‘妈妈’时,我是又无奈又好笑。”黄秀华说,虽然累点,但她一直想让孩子们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黄秀华在翻看孩子们的照片

    每年过年,黄秀华都争取给孩子买上一件漂亮的新衣;每一个孩子生日,黄秀华都记得清清楚楚、提前准备。花开花落,春夏秋冬,二十七年过去了,黄秀华为了照顾这些孩子,常常睡不了安稳觉,吃不了安心饭。

    过度劳累使黄秀华的身体每况愈下。去年十月,因突发脑梗,黄秀华住进了医院。在昏迷了二十多个小时后,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询问家中的孩子。邻居亲友都劝她:“歇歇吧,又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女。”她却只是微微一笑,“不管多么困难,每次只要听到孩子们围着我喊‘妈妈’,我就觉得为这个家付出一切都是值得的。”

    “希望他们能过上更好的生活。”

    近年来,在大余县民政局和福利院的帮助下,陆续有人前来黄秀华家中想领养孩子。对每位前来的爱心人,她都会仔细确认领养意图、留下他们的信息,并在临走时邀请领养人和自己、孩子一起拍照留影。“想他们时我就拿出来看看。刚送走时总有好些天不习惯,一闭眼感觉都是他们的影子。有时,看到地板上他们的玩具,我的眼泪就会控制不住地流下来。但我总是告诉自己,他们能够有更完整的家庭和更好的生活条件,这样才是对他们最好的结果。”抚摸着照片,黄秀华眼眶有些泛红。

    看着和平常不太一样的“妈妈”,一旁的余萍跌跌撞撞地走过来拉起黄秀华的手。因半脑瘫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余萍的衣服围兜上还有口水渍。黄秀华娴熟地为余萍换上干净的衣服,整理好扎起的小辫,说:“因为癫痫受不得惊吓,平日里,只要有一点响动,我都要赶紧过来看看萍儿。”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黄秀华将药片掰成两半,将半片药片哄着余萍用温水服送。

    黄秀华给余萍讲已被领养走的孩子的故事

    “每天两次,一次半片,现在都成为了一种习惯。”黄秀华患有腿疾的现任丈夫林世球特别理解妻子,“有时候萍儿的癫痫犯病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我们便用力抱着她安抚她的情绪,任由她捶打。为了孩子,再苦再累都值。”

    因脑梗记忆力衰退,如今的黄秀华已记不清收养孤儿的确切数目了。这些孩子或被陆续领养,或已结婚生子,至今只有黄唯和余萍仍留在她的身边。

    黄秀华的境况牵动着相关部门和市民的心。目前,大余县民政局和福利院帮助黄秀华和黄唯办理了低保,福利院每月为余萍提供生活补贴,社区干部时常上门嘘寒问暖。大余的爱心人士也在关注这个特殊的家庭。“这两台冰箱都是好心人送给我们的,这样孩子们吃的饭菜能保证新鲜。”黄秀华感激地说。(完)

分享到:
打开微信,使用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把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查看手机版新闻
分享到:
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22051121142758